卡尔达诺韭菜必读 - 老查给加密空间领导者的一封信


#1

老查今日在其博客中写了一篇文情并茂的贴文,讲述了从2013年到现在他身为CEO所走过的心路历程。

小弟不才,在此为各位献上翻译版本。原文还可点此网址。

翻译开始

在加密货币领域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简要教训

从专业来说,自2013年以来,我一直在这个领域,而且几乎所有的经验都是某种形式的领导角色(通常是首席执行官或董事)。经过一些反思,也感谢许多穿越大西洋或太平洋长途飞行,让我决定写下一些我所学到的教训和想法。

加密货币空间是一种不寻常的动物,因为它并不完全只是一个技术领域,秉持著些许硅谷初创公司或像DARPA这样的研究组织的领导性变化。相反的,它则是政治运动的集合,对当前系统的厌恶,学术研究,对所需中间人感到的挫折,具有密码叛客运动(cyperpunk)根源性的宗教,以及一系列开源项目,可能还有些项目没被提到。

因此,一个人往往被委托著许多相互矛盾的领导性要求。例如,研究是一个缓慢的,有条理的过程,伴随着回归曲线和许多替代思路,也通常取决于聪明但些许难相处人们的强烈意见。虽然空间的政治和准宗教元素需要笼统的陈述,但抱持严格准则和情绪化的一面,往往可以在奇怪的方向上扭曲事实。

有些人觉得去中心化可能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这是令人不太满意的说法。人们不得不用散文,混淆的论据或其他一些方法(从比特币到燃烧的人(注1)就是这样的例子)来包装这个概念。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似乎在构建产品和协议时,也融合了这种实用主义。我们虽然很少说,但总感觉到,所加密货币的很大一部分是由第三方在交易所或云钱包中持有的。

我们运动的重点是为了开发更好的工具,以确定何时以及如何消除我们不想要的中间人;但请不要为了杀死他们而盲目地杀死所有中间人。中心化或联邦化有时可以大大降低成本,进而提高效率,有时也是提高隐私的必要条件。

例如,Lastpass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来管理著我的许多密码,但实际上它却无法访问我的密码。我相信这方案可以同样地做到去中心化,但我并没看到任何意义。复制一个加密数据集,我在本地主机就可以执行,做了也不会增加我的安全性。反之,它似乎只会增加成本并减少用户体验。

坦白地说,还有数百个例子。简化我的观点,这不是关于去中心化,而是关于控制。人们希望更多地控制,来掌握他们拥有的数据,身份,声誉,资产和商业关系。去中心化是一种可以与其他工具一起使用的工具,一起来实现这些目标。但去中心化的本身并不是最后的目标。

我们的运动在政治方面触及了一个不一样的主题,在讨论中常常造成混淆。有许多人抱有自由主义或无政府主义哲学。他们认为这项技术是从根本上改造现有社会的一种方式。没错!控制数据,去中心化的金钱和身份固然是挺好的,但重点是这些事情,是颗会慢慢减少现有机构对社会关联与权力掌握的垫脚石,而这些派系通常将此这主题视为极不道德或甚至非常危险的。

这种理念与进行开源项目无关。这一理念与为数字产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构建更具弹性和更好的客户体验无关,但它将运动本身以及许多加密货币的业务需求捆绑在一起。

这就是我们在这个领域所面临的冲突。一個CEO只能被迫选边站,或著当从一个人群换到一个人群时,脸上要戴著面具。要么你是一个去中心化任何东西的狂热者,要么是一个区块链纯技术的倡导者,又或者你只能温和的在公开场合中,微微眨眼,散发”我感受到你的痛苦”的微笑。

我看不出这些事情在长期上能够继续发展。当协议偏向政治目的的时候,很少会有好结果。这几乎就像是一个政治委员会的设计。我们已经看到了比特币进化时的影响,其中明智的建议无法得到支持,明智的人被妖魔化,要求沉默甚至被驱逐出空间。

此外,这种说法可能会令一些人感到惊讶,但事实证明,世界上许多最聪明的人都不同意去中心化一切事物的运动。他们不接受自由主义或无政府主义的意识形态,但我们是否应该如此迅速地以这样的热情来屏除他们对世界的贡献,只因为他们不站在我们的俱乐部里?

在我担任IOHK的CEO期间,我很幸运地能够创造出一个相当多元化的思想领域。我们的一些员工是铁杆社会主义者,有些人是保守派,有些人跟我一样是自由主义者。但我们都分享著一个共同的目标,试图去理解这些问题在我们的空间里是可以被解决的。

我们一直致力于开发可持续,安全和合理激励措施的权益证明(PoS)协议。这项工作现已跨越数百万美元,六十篇论文,在Crypto,EuroCrypt和其他会议的同行评审,以及来自十多个机构的人员的合作。

可以想象,对于应该在何处,以及如何部署此协议,我们存在著巨大的意见分歧。甚至Hyperledger Fabric的人也希望得个项目的一部份。然而,共同的目标是明确的,非哲学的。我们发现了一系列实实在在的攻击,这些攻击都是由我们的工程师,研究人员和研究激励措施的人所发现的,这些攻击包含从无付出攻击(Nothing at Stake 注2)的到诚实多数问题(Honest Majority)。

问题包括如何对带诚实多数人和采取什么样的激励措施,以及如何决定时隙领导的选择,这些都是潜在模型中的元素。它们都针对了协议的部署和协议用户的现实。而部署协议的团队必须做出选择,最终来决定中心化的程度和系统的经济性。

关键是,这些事情应该被明确讨论。它们不应只是嵌入协议的底层设计中,然后让采用它的人默默接受。如果协议的用户接受这样的结构,我们大可以说我们是被一个政客所统治著,但你没办法说你的协议是去中心化的。但在经济现实提供了所有之外,最丰富的和最棒的都是来自大众参与的连接。

因此,我的第一个主要教训是,尝试从客观的科学和工程问题中找出政治和哲学,然后诚实地对我们在特定部署中所做出的选择。我希望更多的项目和他们的领队能够在这里做到诚实。每秒五十万次的交易不是革命性的新功能。它既是欺骗性营销的人为制品,也是导致大规模中心化和信任的建筑设计。

第二,我了解到尽早清楚地理解关系和承诺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空间的本质就是我们分散在整个星球上。现代的通信工具可以很棒地让我们所有人可以保持联系并取得讯息。但它们对于促进同理心,建立真实关系,或主动沟通隐性问题并无太大用处。

在以太坊,我花了很多时间担心法律结构,以及该项目将如何获得合法资助。只有极少数人通过常识和专业知识直接参与这项工作。这也意味着,我每天只与参与该项目数百人里的极少数人进行互动。而其他大多数人不得不假设我有在做事,并希望我做的是最好的。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舆论和投机占领了主导地位,也产生了许多现今所有人都熟悉的后果。

在IOHK,我投入了更多的时间,来跟直接或间接合作的人建立关系。这包括在世界各地旅行,亲自看看我的员工。有时,建立共同群体和同理心需要啤酒和良好的对话。这似乎很简单,但它是如此强大和被人们所低估。

我们还明确定义了团队中每个新成员的角色和关系。对于人力资源和直线经理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开销,但它甚至在存在之前就解决了大量问题。然而,这种模型不适用于开源开发。人们不能要求工程师独立修复GitHub上列出的问题,以签署NCA,NDA并向直线经理报告。

开源开发的重点是与专业人士和志愿者共同前进。许多最成功的项目都是由无偿志愿者完全建立和维护的。当传统的开源项目分叉时,它通常是文化,技术或哲学上的差异(Robles和Barahona甚至写了一篇关于它的论文)。但当代币,提早出矿(Premine 注3)和ICO等新概念被人们知道时会发生什么?是激励和关系的改变。

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沉迷于有著强大,中心化和可靠管理层的协议的发展前景,因为它有可能产生最大的回报,但这种管理方式与加密货币的观点并不一致,最终还是需要通过许多开放式的管治才能达到可持续发展。

此外,提早出矿(Premine),ICO资金和其他的价值储存,创造了一阵追逐加密七叶鱼的掏金热。他们只需要将自己附加到一个可以出币的项目,而不需要做出贡献。添加一些煽动性和流行语的混和沙拉,你就得到一个标准的加密布道者了。

这些参与者是我的第三课。冲突,痛苦和原则是成功的先决条件。我最直接地用以太坊经典(ETC)项目学到了这一点。对我来说,以太坊经典才是以太坊。最初的社会契约是,我们提出了世界上最昂贵和效率最低的计算机,以换取绝对的确定性,就算由于某些组织的结果,无论是公司还是政府,所部署的代码都将不会被修改。

突然间,DAO黑客事件(注4)发生了,社会契约产生了变化,它本应该按照书面形式进行,但除了这次,因为这对这个特定的群体来说太痛苦了。毫无疑问,该组织盲目地向未经审计的智能合约融资了1.5亿美元,没有任何制衡。没有考虑到缺乏提供对消费者的保护 – 也有可能是由于企图逃避监管。

人们常常做出不好的选择。而加密货币的重点,就是当人们做出不好的选择时,他们必须被迫接受行为的后果。这显然不再是以太坊(ETH)的看法。而那些想要保持这种方式的人则创造了以太坊经典(ETC).

在早期,有太多的混乱。一些有著更多色彩的社区成员,甚至试图劫持以太坊经典(ETC) 以达到另一个目的。但是,社区坚持其原则,现在已经稳定在一个去中心的领导群体周围,没有任何人控制著。合理的软件被维护著,以太坊经典(ETC)只是一直活著。

以太坊经典(ETC)的价值不再是执行以太坊(ETH)的使命。它现在似乎是一个沙盒,找寻如何在没有人授权的情况下继续向前推进。与比特币不同,没有一千亿美元市值需要保护,也没有数千家公司向不同方向发展。相反,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开源项目。

在达到此状态前有著太多的冲突和痛苦,但也因为严守一套准则,最终这才得以实现。也许他们对一般人来说太苛刻了,也许他们不会允许协议超过一定的临界质量。但最终市场会做出决定,而这也不会让以太坊经典(ETC),在扮演一个项目的角色上,对使用它的人来说失去任何更多的意义。

我觉得最后这一点,才是我们空间所能证明最有价值的。最终,加密货币是由同意某件事的人组成。虽然这些协议可能存在于代码中并受到智能的数学保护,但它们最终是被人们所使用的。

人们认为以太坊最初的愿景是值得继续的,因此我们有以太坊经典(ETC)。人们大可以轻易地放弃它,就像他们曾放弃过数百个失败的项目。但在这个领域,一个优秀领导者,有能力将人们团结在一起,并为他们提供工具来决定如何做。而一个坏的领导者,会试图将他个人的观点强加于群众,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为我们所看到巨大的产业市值提供了一些解释,就像宗教热情一样。从实际上来说,比特币或任何其他项目都没有生产任何东西,可以来证明它们的市值甚至能高于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甚至国家。但从社会角度来看,一个让你可以重新设想全球市场结构的自由会值多少钱?

金钱和政府是人为约定和未来承诺。它们实际上并不存在,相信这力量的信念实际上就是这力量的来源。似乎要先相信比特币价值一千亿美元,或相信者一个社会契约优于另一个社会契约,最终才能真正实现它。

因此,对于我们空间的所有未来领导者,我想跟你们说,把你的客观从主观分离出来,厘清人事物关系并充分理解利益冲突,即使面对冲突也要坚持你的原则。在乘坐过山车的同时,尽量享受乐趣,这肯定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旅程。

{[Axiom]}


注1从比特币到燃烧的人为 John Clippinger (Editor)和David Bollier (Editor) 著作,全名为From Bitcoin to Burning Man and Beyond: The Quest for Identity and Autonomy in a Digital Society。

注2无付出攻击(Nothing at Stake) 为PoS特有攻击,意指由于PoS协议不要求算力,在权益挖矿时无需付出任何经济成本,除了持有权益。而当分岔出现,所有的权益持有者最好的诱因来两边持有,导致恶意攻击者可利用此诱因,轻易得到共识且进行恶意分岔。

注3 提早出矿(Premine)为项目开发者,在还没有对外发布加密货币前,就先把货币暗中寄入特定地址,以达到私有目的。

注4 DAO为以太坊网络下一智能合约项目,在2016年四月开始融资并取得1.5亿美元,但很不幸在六月就发生了黑客事件,有高达360万ETH被盗走放在一个特定DAO的子项目地址。由于DAO项目为以太坊生态系统极其重要一部分,造成以太坊社区严重分裂,而最终在七月走向硬分岔,现有以太坊经典(ETC)则为原链。

如有任何错误,欢迎留言指正

Mihori@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