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克拉科夫聚会 (16.08.2018)

在华沙聚会之后,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团队成员乘坐着火车前往克拉科夫。在克拉科夫,我们在当地社群成员Maciej的帮助之下,组织了卡尔达诺社群聚会。我们为这座城市的美丽与本次约80人参加聚会感到激动。

晚会从卡尔达诺基金会的Jon和Tom的介绍开始。他们谈到了加密货币以及卡尔达诺项目的竞争优势。他们还解释了项目参与的三个主要合作伙伴:卡尔达诺基金会,IOHK和Emurgo以及他们的角色。

卡尔达诺基金会的使命包括:

  • 确保权益持有者的权责
  • 塑造立法和商业标准
  • 推动卡尔达诺的应用和意识
  • 发展全球卡尔达诺社群
  • 促进合作伙伴

最后,Tom和Jon向会议参与者分享了如何参与社群其中。了解卡尔达诺的最佳途径是网站:Cardano.org,而至于加入社群,我们有很多渠道:

电报群
微信群
微博
脸书
推特
Reddit
YouTube

当然,还有你现在观看的论坛!

根据规格进行测试

目前存在许多测试技术,但Duncan解释了IOHK为卡爾達諾開发所选择的方法,以及為什麼根据規格來测试实现是非常好的。这种方法为质量保证提供了極好的證據。首先,你的规格可以從論文上开始。而以这样的方式编写可以很容易地构造并转换成等效的和可计算的Haskell代码。这就是’可执行规格’。从这里,你得到一个抽象的功能。在这里,您可以摆脱无关紧要的细节,并专注于所做的事情。

在上图中,箭头表示着钱包状态的变化。 测试的方法将比较抽象状态和实际实现所给出的值,并且你希望看到是否出现相同的数字。 在大量数据(比如, 到达的区块,进入的交易)中,每个装态都应该达成一致。 如果状态对于所有操作序列都是等效的,那么这就是实现与规格匹配的证据。

Duncan还在此补充说,我们需要平衡质量和交付时间, 把事情做对和同时推出新的功能和更新,需要很多方向上的权衡。 我们不可能对所有内容进行重写,但在钱包的情况下,这很重要的。

卡尔达诺有什么

在解释了测试的方法之后,Duncan解释了该项目的进展情况。 卡尔达诺正在发展成为一种去中心化的Proof-of-Stake协议。 目前在其第一个版本中,它是联合的,这意味着它由3个实体运营,并未完全去中心。

卡尔达诺的去中心化涉及:

  • 将权益委托给权益池的机制

  • 运营权益池的激励措施

  • 委托权益池的激励措施

  • 以及强大的全球P2P网络

委托和激励

Ouroboros是设计为去中心化的,但在实践中,它需要新的研究和开发。 因此,IOHK已经或正在研究以下研究论文:委托机制,激励机制设计和两者的工程设计。 事实证明,这些研究领域非常棘手,因为它们需要许多设计迭代(特别是激励方面,因为有许多方面需要考虑,以确保它们能够正确出现)

委托摘要

在一个Proof-of-Stake协议中,任何拥有硬币的人,换言之,就拥有权益,都有权利和义务参与协议。就像比特币一样,有51%的用户需要诚实。这也意味着在PoS中,51%的权益持有者必须是诚实的,并且必须参与系统工作的协议。 Duncan在这里解释说,简单的PoS系统的一个难处,就是你需要每个人一直在线!这就是为什么Ouroboros引入了委托的关键特性,消除了这种需求。

通过委托机制,地址与链上注册的权益密钥相关联。这些权益密钥具有相关的奖励帐户,这些密钥允许您将您的权益委托给权益池。正是这些权益池参与了PoS协议。然后将奖励支付给奖励的账户:

  • 这些在每个纪元结束时自动发生

  • 给予权益池运营奖励

  • 以及权益池成员

应该注意的是,“独自权益挖矿”也是可能的。通过建立私人权益池来实现独自权益挖矿。

此时人群中有一个问题,询问某人是否有可能不参与协议也不委托他们的权益。邓肯回应说,虽然原则上这是可能的,但这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你没有委托你的权益,那么你就会错过权益奖励,这违背了您的最佳利益。除了经济损失之外,它还意味着它减少了系统中诚实派的数量。因此,无论是参加还是委托,才符合你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第3点,Duncan补充说,这个“合理”数量的游泳池仍然可供辩论,但他们确信它不会太少。例如,在比特币中,有5个主要的采矿池控制着系统的大量散列能力,许多人认为这太中心化了。对于卡尔达诺来说,他们目前正在将’100’赌注池作为起点。一般的想法是,在卡尔达诺中,权益池之间将存在竞争以吸引委托权益。委托权益的人也将有能力可以更改和移动委托的权益池,这对于确保池不会变得太大非常重要。

关于Sybil攻击是如何被阻止的,有观众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Duncan首先解释了Sybil攻击是什么,当一个非善意的玩家通过创建大量的假名身份,来颠覆对等网络时,使用它们来获得不成比例的巨大影响。在特定情况下,对手会创建多个身份并创建许多不同的权益池,而实际上它只是单独一个行为者。为了抵消这种攻击,应该有一些会耗尽的稀缺资源。卡尔达诺通过要权益池也使用权益来考虑这个问题。当您注册一个权益池时,该池获得的奖励略有不同,具体取决于权益所有者贡献的权益数量。当权益池所有者承诺贡献大量自身权益时,可以为他们及其委托者们获得更好的回报。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和一个不委托自身权益的所有者相比较,这将有助于吸引更多委托的权益。系统还限制了使​​用相同的权益来创立多个池。

P2P网络

最后,Duncan介绍了卡尔达诺去中心化的最后一个方面,卡尔达诺是一个强大的P2P网络。 通常,人们认为P2P网络很简单,但这是是错误的。 在加密货币的背景下,有很多原因导致强大的P2P网络难以实现。 例如,家庭用户处于防火墙之后,这也使得互联网几乎不像点对点。 它禁止某人向其他任何人发送信息。 截至目前为止,很少有关于这样设计的研究证明有用的,这在电脑科学领域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在加密货币中,还有一个额外的困难,每个人在网络上都是匿名的。 在授权的系统上保护网络免受攻击更容易,你可以依赖身份并挑选任何不良行为者。 但在加密领域中,IOHK用了网络顾问,最好的论文和学者来帮助设计一个能够抵御攻击的网络。

扩展P2P网络也可能会限制性能。 Duncan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使用真实世界测量,而非模拟的范例,使用TCP / IP协议从伦敦向世界各个城市发送一个2 MB的区块(目前平均区块的大小)。从上图可以看出,区块到达巴黎的时间相当快,但是当你看到传送到其他各地时,需要更长的时间。这不是因为带宽的限制。到澳大利亚的往返时间不是5秒,实际上应该是三分之一秒。这种延长的时间是因为TCP工作方式和其他物理限制所引起的。在IOHK,他们使用这些真实世界的测量来校准他们的模拟。这些模型还告诉我们,任何通过在点对点之间发送区块的区块链系统,在10秒的时隙中只能获得1,000-10,000个节点。因此,要小心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系统性能数字。

Duncan的演讲结束了,聚会的最后一小时我们让社群成员打招呼并相互了解。像华沙一样,我们对参加者的出席感到满意,并很高兴看到这样程度的参与。我们希望看到这个社群的成长,如果你是参加者,请随意在下面添加任何评论!

你可以在这里阅读有关华沙聚会和Duncan演讲的其他内容。

翻译: Mihori, 洪嘉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