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发生了什么事 ?


#1

此文是由卡尔达诺社群成员 @belowsearcher 发布​, @Mihori 米猴莉进行翻译​。

原文連結

卡尔达诺

卡尔达诺是一个具有野心的项目,它采用了学术方式来构建一个拥有可扩展性,可互通性,和可持续性的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平台,旨在成为一个让发展中国家乃至全世界皆可使用 的金融基础设施。 关于报导卡尔达诺的新闻,通常是正在打造的创新技术,学术论文出版或着教育材料。 然而,在过去的几周里,这样的论调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卡尔达诺基金会的主席受到了社群的抨击 。 以下的长篇阅读旨在向您介绍最近发生的事件以及对于卡尔达诺未来的影响 。

首先要做的事情

在我们深入了解已发生的事情之前,让我们先稍微介绍一些关于卡尔达诺的基本述。卡尔达诺是一个生态系统的名称,在其中的加密货币(ADA)和智能合约平台是其主要的特点。卡尔达诺自2017年9月以来就一直在运行自有的主网,目前项目仍在进行中,其路线图将持续到2020年。在路线图完成后,卡尔达诺将成为一个拥有自我主权的基础设施层,通过流动式链式民主的管理方式 - 权益持有者将决定系这统未来发展方向。而在那之前,卡尔达诺则由三个实体“联合治理”。

Input Output Hong Kong(IOHK),由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Charles Hoskinson)率领,是一家正在建设卡尔达诺的工程公司。 Emurgo,由首席执行官肯儿玉健(Ken Kodama)率领,是一家公司通过商业合作来带动卡尔达诺的生态系统。 最后 ,由迈克尔帕森斯(Michael Parsons)领导的卡尔达诺基金会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其使命包括推动卡尔达诺的采用应用 ,发展社群和促进合作伙伴关系。 到目前为止,这些实体一直在共同努力着,每个实体都在做着自己工作的一部分。

… 但有吗?

基金会的裂痕

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其中一项职责是监督卡尔达诺的发展 。为此,它已聘请FP Complete公司来审核卡尔达诺的代码库,而估计每年的成本为$600,000美金。

在今年的9月13日,FP Complete 在官方论坛上发布了关于卡尔达诺的 Haskell代码库的最新审计报告 。在该报告中存在了相当多的黄灯和红灯,而这也引起了社群成员的注意。在9月14日,卡尔达诺基金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其中他们基本上把责任丢给了IOHK,并表示他们(IOHK)自从第一次审计之后,从未对其报告作出任何回应。 而在9月17日,IOHK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也通过视频向公众解释了他对此的立场。

查尔斯霍金森对审计报告的反应

在视频中,老查解释道,这项被审计的代码库只是一个概念验证,实际上是由另一家公司开发的,并且IOHK从未打算用其作为一个长期代码。 在他看来,这份审计报告几乎没有价值,将社群的资金持续投入其中是有疑问的。 IOHK已经采用了自己的方式来开发了两个代码库,其中包括了形式验证,它们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些代码库却没有被审计。

老查继续说道IOHK将会“做超出它所该做的事”,如果需要的话。 IOHK将会创建更多的视频内容,也已经聘请了一位产品营销人员,并正在聘请社群经理来完成更多的 工作。

很显然地,卡尔达诺基金会不仅花费数百万美金的社群资金用于毫无用处的审计报告,而且IOHK还得雇用额外的员工来完成卡达诺基金会所应当负责的任务。老查在视频中的沮丧语气,以及他向社群保证绝对会完成必要工作也都说明了很多事情 。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卡尔达诺论坛的休闲室

卡尔达诺有一个官方论坛,这是由卡尔达诺基金会设立的,并得到社群成员的一些义务帮忙。论坛所用的Discourse套件,允许论坛用户在达到一个更高水平的参与度时,例如通过频繁的读帖,写帖和按赞,将可以获得徽章或一些特权 。在卡尔达诺论坛上,达到3级的用户就可以看到一个 名为“休闲室” 的论坛子版块 。虽然其中内容不开放于一般公众,但任何人都可以透过参与论坛而能够访问它。 这私人休闲室的必要性也受到了一些用户的质疑,但这项功能当初是被卡尔达诺基金会所选择, 允许一些社群活跃用户可以私下互动交谈的地方。

在9月15日,社群成员在休闲室发布了一条帖子,标题为“我担心卡尔达诺基金会与IOHK之间的摩擦 ”。 在最初的评论于性质上相当普通,但也似乎触动了社群的神经。其他来自社群成员担心的消息也如排山倒海而来,而在卡尔达诺官方电报群频道的讨论也如火上添油般烧火了大家的心 。

除了审计纠纷以外,这条帖子中提到的问题还包括:

  • IOHK非常积极地在非洲国家实现卡尔达诺的应用。但这似乎是卡尔达诺基金会的责任; 为什么基金会似乎没有扮演好这角色?
  • 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帕森斯从来没有在公共领域上出现,他似乎没有在推动卡尔达诺 。他为什么不更明显和更活跃一点,就像他的职责应该需要的那样?
  • 缺乏透明度(例如外部审计或着沟通方面)以及卡尔达诺基金会开发生态系统的计划很明显地缺乏野心 。
  • 卡尔达诺基金会承诺提供的卡尔达诺银行卡和ATM缺乏进展和/或更新 。
  • 亲善大使计划缺法进展,此计划原本应该让在社群中活跃并对卡尔达诺生态系统有贡献的成员,能有基金会持有ADA和资金的奖励来加强社群的价值。
  • 卡尔达诺基金会ADA的地址从未被公开,不像IOHK对此点相当透明。
  • 根据该基金会的网站,Pascal Schmid 是目前唯一的卡尔达诺基金会理事会成员。为什么没有更多的理事会成员被指派?

虽然所有(将近30个)关注点和问题都是由社群成员写出来的,但似乎也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但基金会选择不在实际论坛或书面信息中作出任何回应。在9月18日,基金会举行了一场“休闲室成员通话”,人们可以加入谷歌聊天应用Hang Out,就此事进行讨论并得到一些基金会方面的解释。而参加会议的社群成员对此表示,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帕森斯并没有参加,而这场通话实际上并没有对任何问题或疑虑提出解释,这情况也令社群成员感到沮丧。

这些成员开始考虑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并开始总结他们的关注的要点来解释情况,并将此讨论扩展到公共论坛。 例如,休闲室出现了卡尔达诺基金会根据过去一年自我描述的目标,和绩效的视觉表现(红灯绿灯黄灯) 。

卡尔达诺基金会目标和绩效的视觉表现

9月23日,在缺乏透明度和沟通的挫折感被转移到了推特上。特别是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帕森斯在推特上收到了很多@的提起。比如为什么他的用户名为“@BitcoinByte ”,他的个人介绍中是比特币的标志,为什么他几乎没有关于卡尔达诺的推文 ?再一次,没有任何的回应。

然后,卡尔达诺基金会取消了一场10月6日在伦敦的聚会活动。 在期间,卡尔达诺基金会仍然没有公布它们的ADA地址,尽管它们曾表示预计将在9月底之前公布,这也进一步地推动了社群内部的怀疑。无论是否有意图的,基金会似乎试图停止与社区的沟通,并混淆某些信息,希望并祈祷如果它们以震耳欲聋的沉默来回应,这些讨论就会凭空消失。

所以…这样下去不太好,对吧? 有人需要挺身而出。

卡尔达诺守护者(The Guardians of Cardano)

在10月9日,卡尔达诺的公共论坛版块上出现了一条题为“ 卡尔达诺基金会调查的特别公告” 的帖子。该帖子由一个名为“卡尔达诺守护者(GoC)” 的帐户撰写, 并说明了将在3天内 ,公布他们关于卡尔达诺基金会的第一批调查结果 ,其中添加了一个指向其网站的链接,包含了一个倒数计时器,Twitter,Medium和Reddit的链接以及它们的电子邮件地址。

卡尔达诺守护者

那么这些“卡尔达诺守护者”是谁 ?为什么要包括一个倒数计时器而不仅仅是立即发布结果?这些是什么,是真的吗?

10月12日星期五,卡尔达诺守护者发布了一封致卡尔达诺 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帕森斯的公开信 。这封信是由9 名卡尔达诺社群成员以其全名签署的, 描述着基金会并没有回应他们的沟通,(倒数计时是给基金会时间回应),这让他们除了诉诸公众之外别无选择。他们继续描述他们对卡尔达诺 基金会表现的失望 ,缺乏着沟通和整体透明度。

公开信继续描述着15页调查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报告结果。 主要调查的结果包括:

1.关于指派卡达诺基金会关键职位人选的合适度问题

  • Bruce Milligan(根据老查表示是帕森斯的继子 )和 John Michael Maguire(帕森斯的长期商业伙伴)都是该基金会理事会的创始成员,这可能是带有偏见的决策,甚至是裙带关系的迹象。
  • Robbert (Bob)McDowall(伦敦智库组织Z / Yen的成员),据称帕森斯在基金会成立之前,他们已经保持着密切联系,Robbert (Bob)McDowall被聘为基金会的特别顾问。 目前尚不清楚他在基金会中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2.对使用资金适当度的担忧

  • 在帕森斯于2017年10月14日的主题演讲中,他宣布了一项名为”分布式期货开源区块链”的研究计划,这计划将会花费基金会的数百万美元资金。 在守护者的公开信中指出,这些论文并不是专属特定于卡尔达诺特 ,内容有点肤浅,在公共场合几乎没有被提到和分享,他们对卡尔达诺生态系统 的价值仍不清楚。 所有由Z / Yen智库组织提供的论文和一些部分(8个中的3个)是由 Robbert McDowall 共同撰写 ,在当时他也是基金会的特别顾问。 Z / Yen则是由Michael Mainelli 共同创立 ,帕森斯对他也称为“老朋友”。 因此,公开信质疑在招聘Z / Yen智库组织做研究时是否存在利益冲突。
  • 关于FP Complete审计的情况已在前面描述过。守护者们质疑为什么要持续审计,即使知道审计结果没什么用。
  • 卡尔达诺基金会所控制ICO基金,其中一部分的目的是要用于社群发展。 然而,卡尔达诺基金会仅与五名员工签约管理社交渠道,其他则依靠志愿者和IOHK演讲者来自我组织聚会。
  • 其他有关缺乏透明度(1)基金目前的财务持有,(2)基金对如何花钱的预算计划,(3)持有ADA 地址。 守护者们认为,ADA地址(2017年9月28日创建)中有648M ADA是基金会的地址。 但奇怪的是,所有的ADA都在2018年6月27日搬到了另外一个地址,守护者们提出了为什么它会被移动以及究竟谁拥有这个地址相应私钥的问题。

3.关于帕森斯领导卡尔达诺基金会和担任主席的动机,能力,效率,合适度的担忧

  • 帕森斯似乎根本没有与社群互动,因此也限制了他对社区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 除了2018年1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的短暂亮相外,帕森斯还没有出现过在任何支持卡尔达诺的任何媒体上 。
  • 帕森斯从未积极反驳假新闻,不准确的评论或任何其他(社交)媒体传播,这些传播都反映了对卡尔达诺的负面影响 。
  • 公开信也表明,社交媒体账户上的粉丝数量似乎被过分夸大了,与实际卡尔达诺社群积极参与成员的数量相比。
  • 在2018年9月, 卡尔达诺基金会在其网站上改变了其愿景目标的措辞,并取消了某些目标。 守护者们想知道是否应该对公众解释这种方向的转变,也许还可能导致政策和预算的变化。
  • 其他失败的地方(1)建立和领导一个称职的组织,(2)发展卡尔达诺品牌和形象并在这方面进行任何营销,(3)提供承诺的卡尔达诺银行卡和莱杰钱包路线图项目,并丰富卡尔达诺生态系统与宝贵的合作伙伴关系,(4)有效支持卡尔达诺的全球采用 ,(5)为卡尔达诺[链上治理] 的可持续发展时代做准备 ,教育社区并研究即将到来的转型。

4.对基金会决策过程的完整性和合理性的都呦

  • 缺乏自我监管并缺乏适用瑞士对于基金会准则的任何建议条款。
  • 在理想情况下,基金会将设立多个理事会成员,但目前基金会在帕森斯旁边只有一名理事会成员。
  • 因此,帕森斯似乎完全控制了卡尔达诺 基金会。 根据瑞士民法(第83条)描述,“基金会章程应规定基金会的管理机构及其管理方式。”公开信则要求帕森斯主席公布卡尔达诺基金会的章程 。
  • 卡尔达诺基金会的绩效并没有任何外部审计报告或指标(KPI) 。

更多相关细节都可以在公开信中找到。 这封公开信还夹附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帕森斯“与社群和IOHK和 Emurgo 的首席执行官与社群进行谘询与取得同意,来进行基金会理事成员的选举并任命四名新成员,或辞职。”截至编写本报告时(10月22日),请愿书已由超过3000人签署。 中国社群也翻译了这封公开信并设立了自己的请愿书,在中国社群请愿书上也有将近500多人签署。

虽然守护者的倡议似乎在卡尔达诺社群内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但某些社群成员确实质疑守护者的动机。这些问题包括这九名守护者在私人渠道中自我任命和呼应。

这九个人聚集在一个私人频道的封闭团体中讨论,因为他们觉得在公开论坛上进行这类型的交谈,可能会适得其反,尤其是他们正在调查的卡尔达诺基金会是负责管理此公开论坛。 在公开信后发布的视频声明中,守护者们邀请每一名社群成员加入他们的倡议,并解释说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守护者并做出贡献。 不同意这种方法的社区成员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团体; 这被称为去中心化。

此外,在上述的指控在当前形势下也依然有限,因为守护者在卡尔达诺生态系统中并没有一个正式的角色 。 然而,如果实际上发生权力转移,对于任何试图掌握新权利的人都会保持相当多的怀疑态度 - 就像任何发生权力转移的情况一样。

出乎意料的支持

令许多人感到意外的是,卡尔达诺守护者并不是唯一一个在10月12日发布公开信的人,因为IOHK和 Emurgo 几乎同时发布了一封公开信。 与守护者的公开信不同的是,IOHK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和 Emurgo 首席执行官儿玉健的声明是给予卡尔达诺社群的。

在信中,IOHK和 Emurgo 首先描述了他们自己的愿景和工作流程,以及卡尔达诺基金会的职责。 他们接着描述了对基金会表现的类似不满,正如守护者所表达的那样,包括缺乏(1)理事会的战略愿景,(2)关于如何花费资金使社群受益的明确公开计划,( 3)基金会运作的透明度,(4)财务透明度,(5)任命一个完整以及多元化的理事会,(6) 任何关于如何为基金会承诺数百万美元将使社区受益的概念,(7)任何有意义的内部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治理体系 ,以及(8)基金会理事会的重大失实陈述和错误陈述,包括声称其拥有卡尔达诺的商标 。

虽然IOHK和 Emurgo 的公开信中指出了与守护者的信件类似的担忧,但它还说了当初这两家公司对基金会的预期 ,他们本该与基金会密切合作 - 或至少已经尝试过。 然后,IOHK和 Emurgo 要求基金会理事会自愿接受瑞士当局的全面审计,并将结果公布给公众。他们还描述了基金会是一个由其理事会管理的独立法律实体,这意味着IOHK,Emurgo 和卡尔达诺社群无法强制执行主席的辞职,但只希望借由理性和公开的呼吁可以说服他自愿下台。

好消息是,在没有运作良好的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情况下,IOHK和 Emurgo 承诺将采取多种行动来“填补空白”,即:(1)聘请社群经理,(2)聘请直接参与社群管理的卡尔达诺基金会人员,如果他们想要离开基金会,(3)聘请开源社区经理,(4)在日本开展工作,改善交流访问和社群对卡尔达诺的理解 ,(5)扩大教育和营销工作,(6) )扩大研究范围,包括最初为基金会预见的领域,(7)启动研究议程,设计一个去中心化的基础,作为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DAO),部署在卡尔达诺计算层(CCL)上。

在当天, 老查也作出了的一项视频声明 。

老查回顾了最近的一系列事件

在老查视频信息中,他解释说,给社群的公开信是他们支持守护者所作出努力的方式,并说 “我们听到你,我们承认你,我们感受到你的痛苦”。 他承认,IOHK和 Emurgo 几乎放弃了基金会理事会将能够被改善的希望。 从更积极的角度来看 ,老查认为社群以这种方式自主加强是非常令人鼓舞的,因为一个积极的,自我思考的社群对于卡尔达诺计划的流动式链上民主来说,是不可缺少的 。

令人遗憾的是,卡尔达诺基金会 - 虽不意外 - 尚未公开回应任何公开信。

对卡尔达诺未来的潜在影响

IOHK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多次证实,至少在2020年之前,IOHK已拥有完成所有计划开发的所需资金。在他的最新声明中,他补充说,由于比特币的升值,IOHK和 Emurgo 有足够的资金承担额外的角色。 因此,失去卡尔达诺基金会的ICO资金和 ADA分配,并不一定限制能够卡尔达诺的整体发展。

IOHK和 Emurgo 的公开信还描述了基金会的声明,即它拥有卡尔达诺的商标是错误的。 如果这声明是正确的,IOHK和 Emurgo 将可以继续按原计划开发技术和品牌,由新雇用的人员来支持,这些人员将能够执行基金会无法完成的任务。

分配给卡尔达诺基金会(约648M ADA) 的ADA可能无法使用, 这确实会产生些许影响。 除了这些资金不能按原计划进行社群和生态系统开发之外,它们占流通总供应量的约2.5%。 但这远远不足以对系统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这需要> 50%的权益),但这种分配将代表着流动式链上民主的一大部分权益,因此还是有可能会影响卡尔达诺的未来。

虽然财务上受到损害,但特别是声誉的受损可能对卡尔达诺造成长期影响 。即使能够防止所有其他负面影响,并且没有任何理性的理由来担心系统有可能遭受损害,品牌声誉也还是具有情感上的性质。 虽然负面的联想永远无法被完全阻止,但在处理危机时保持透明以及活力,(例如, 老查出现在一个受欢迎的YouTube频道来解释情况或做出惊人的AMA来回答社群问题)可能还是有所帮助的。

然而就在几天前,卡尔达诺守护者的推特账户被受到了限制,有些人认为这迹象表明“无论是什么被推动, 它都在发挥作用”。 守护者则在这个帖子中回答说:“他们可以沉默我们的推特帐户,但他们无法阻止我们指出帕森斯的可耻沉默。”他们还感谢社群中的其他成员与他们站在一起,并描述他们目前正在处理其他相关信息,但只需要更多时间以更正确的方式来做事。

听起来这场舞蹈远未结束。

修改:(10月22日星期一,16:00 UTC):文章最初声明IOHK和 Emurgo 都公开分享了他们的ADA地址,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只有IOHK公开分享了他们的地址。


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在社群的倡议下辞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