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在社群的倡议下辞职了


#1

此文是由卡尔达诺社群成员 @belowsearcher 发布​, @Mihori 米猴莉进行翻译​。

原文連結


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在社群的倡议下辞职了

这篇文章是继于之前的Hackernoon文章“卡尔达诺发生了什么?”(10月22日)的系列文章。虽然上一篇文章描述了为什么卡尔达诺基金会的主席声名狼借以及社群所倡议的内容,但本文总结了至主席11月13日辞职后的事态发展。

之前发生了什么?

要全面掌握情况,最好阅读一下上一篇的文章(阅读14分钟)。为了完整的渊源,我们将做一个简短的回顾。

卡尔达诺的目标是在未来拥有一个链上的流动式民主。在达到这一点之前(也许2020年?),卡尔达诺由三个实体联合治理。发展社群和推广采用是卡尔达诺基金会的两项主要职责。而Input/Output Hong Kong(IOHK)和Emurgo负责卡尔达诺生态系统的技术开发和商业应用。

在9月中旬,IOHK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对基金会提出的政策和资金选择表示担忧。在卡尔达诺论坛的休闲室版块中,社区成员开始了一个线索[仅对第信任等级3级的账户显示]表达了这些关于基金会主席迈克尔帕森斯运作的问题。 在9月18日,卡尔达诺基金会也与社群成员安排了视频聊天,但实际问题从未得到解决。

10月12日星期五,一群自称为卡尔达诺守护者的九名社群成员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并发出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帕森斯改善情况或辞职。这一些担忧包括了基金会中的裙带关系,不明智的资金选择策略以及整体缺乏透明度和沟通。与此同时,IOHK和Emurgo还共同发布了公开信和查尔斯霍金森的视频声明,以表达他们对社群倡议的支持。 IOHK和Emurgo还宣布他们将聘请更多人员来承担基金会从未实现的职责,以确保卡尔达诺的未来。

之后发生了什么?

卡尔达诺基金会对公开信或IOHK,Emurgo和社区所表达的任何疑虑从未做出任何公开的回应。有一份超过6,000人签署”请求下台”的请愿信,由带着#MichaelParsonsResignation和#freecardano等标签的宣传和模仿帐户的活动,在推特和其他公​​共平台进行推广中。守护者的推特账号在10月底曾被短暂限制,但后来依然持续对帕森斯施加压力。

10月30日,卡尔达诺守护者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了第二封给帕森斯的公开信。公开信内附有一张图表,将帕森斯与多个人和可能代表利益冲突的商业行为串连了起来。

根据卡尔达诺守护者的说法,帕森斯先生的商业网络

在相应的时间表中,每个连接都由公开资源证实。在撰写本文时,这些信息在守护者的网站上被保密了(密码保护)。但是,以下视频简要总结了一些调查结果并显示了时间表。


社区成员Philippe vlogs关于监护人的第二封公开信(7分42秒)

主要调查结果之一是帕森斯与Z / Yen商业智库和Long Finance研究项目牵扯了多种联系(例如Michael Mainelli和Robert McDowall等人),这些项目由卡尔达诺基金会资助,用于执行”分布式期货研究”的计画。然而,这计画的研究结果似乎与卡尔达诺的实际的生态系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甚至可以解释为支持了竞争性的技术。这与帕森斯看似完全没有参与卡尔达诺社群,毫无透明度和沟通,以及在公开信之后的沉默相结合,进一步推动了卡尔达诺社群的冷嘲热讽。

11月8日,卡尔达诺守护者呼吁社群其他成员参加11月14日在伦敦举行的Long Finance秋季会议,并把卡尔达诺目前的情况,以及”分布式期货研究”与帕森斯的关系带到Michael Mainelli先生面前 。


11月8日卡尔达诺守护者呼吁采取行动

11月13日 - 在Long Finance秋季会议召开前一天 - 卡尔达诺基金会发布声明,Michael Parsons辞去基金会理事会主席的职务,立即生效。唯一剩下的理事会成员帕斯卡尔施密德会临时接任主席职位并同时寻求更多的董事会成员。


卡尔达诺守护者在推特上回应帕森斯的辞职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帕森斯辞职的消息传出后不久,IOHK首席执行官查尔斯·霍金森发表了以下视频声明来解释当前的情况。


查尔斯·霍金森:“卡尔达诺的巴比伦囚禁已经结束”视频(11:06分钟)

在他的视频中,霍金森感谢卡尔达诺社群和卡尔达诺守护者为这次的行动和对基金会事件所做的努力。他解释说,帕森斯的辞职完全是自愿的,没有任何遣散费,这意味着卡尔达诺能够在整个逆境中保持自身作为一个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原则。而对于帕斯卡尔施密德的正面评论与之前一致,霍金森表示他对施密德在当前过渡阶段管理卡尔达诺基金会的领导能力充满信心。

虽然霍金森在任命卡尔达诺基金会董事会成员方面并没有正式的职责和权限,但他希望基金会能够重新让自己变得更加民主,拥有至少7名的董事会成员,有一位可以得到社群支持的能力娴熟且杰出的执行董事,在促进和资助社群管理举措方面能具有多样性,并有日本的代表,这是也最初在ICO阶段中拥有最多投资者的地方。

虽然霍金森和卡尔达诺社群都对这样的最终结果都感到满意,但几乎所有表达的担忧和问题仍未得到答复。由于大多数的问题都针对了特定的人,并且不再适用于卡尔达诺的未来,卡尔达诺的守护者则决定将他们在第二封公开信中所共享的信息加密。据称,瑞士的卡尔达诺社群成员已向瑞士当局提交了这些信息。也许这将也使得IOHK和Emugo的透明审计请求,更有可能得到瑞士当局的答应。

对于新的基金会指派执行董事和董事会成员,如何能够重新获得社群的信任至关重要。如果这件事能够取得成功,卡尔达诺生态系统实际上可能将会比过去两年中的任何一点都更好,卡尔达诺金会到目前为止的表现基本上是无效的。除了基金会本身可能提高的效率之外,最近的事态也将卡尔达诺社群聚集在一起,表明社群需要时常保持警惕,拥有弹性且直言不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特征实际上也都是卡尔达诺基金会在准备卡尔达诺未来时,所代表的链上流动式民主和去中心治理过程中应该促进的社区特征。在理想的系统中,不同数量的社区领导者需要加强在投票系统中扮演“专家”的角色并获得社群委托的投票。

根据霍金森的说法,2019年的第一季度可能成为卡尔达诺项目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一,因为一些最重要的路线图项目(例如去中心化,智能合约)预计将被推出。因此,卡尔达诺相关的谈话主题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逐渐转向这些发展 ,同时也将卡尔达诺社群从压力释放出来转为令人兴奋的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