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守护者第二封公开信!启动对基金会主席帕森斯的深入调查


#1

北京时间10月31日5时,"卡尔达诺守护者"组织如期公布了第二封针对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失职行为调查的公开信。

时间回到10月13日,"卡尔达诺守护者"组织公布了对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帕森斯的报告,文中指出帕森斯在任职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期间不作为、任命亲友进入基金会高层、财务不透明等一系列阻碍卡尔达诺生态建设的问题。老查与Emurgo的CEO也同时发表公开信,指责帕森斯的失职行为,并表示IOHK将部分承担基金会的职能,并且已经开始有所行动。

距离"卡尔达诺守护者"发表请愿书已经过去半月有余,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卡尔达诺中国社群志愿者一直以来与"卡尔达诺守护者"密切配合,凭借着志愿者成员Mihori的努力(其实Mihori已经打入他们内部了~),我们在第一时间准备了第二篇公开信的翻译,与英文原版全球同步发出!

相关链接:

卡尔达诺发生了什么事 ?

IOHK与Emurgo给卡尔达诺社区的公开信

“卡尔达诺守护者”发起“解放卡尔达诺基金会”请愿

卡尔达诺中国社群志愿者联合倡议书,我们的声音需要被听见!

亲爱的卡尔达诺社群的朋友们:

我们要感谢你们签署了这封请愿书 - 《解放卡尔达诺基金会,疑似被迈克尔帕森斯先生劫持瘫痪》。但是不幸地是,他并没有对在卡尔达诺守护者网站上的公开信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对签署请愿书的3,300多人做出回应。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将近3个星期令人不安和心碎的沉默,没有任何来自迈克尔帕森斯的公开声明或露面。在我们等待来自帕森斯先生的回应和澄清的同时, 我们启动了另一项调查,试图了解在他行为背后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要用技术漏洞来撰写卡尔达诺基金会的章程,让你可以将基金会的资源花在一些不是直接对卡尔达诺生态系统有益的地方,比如说花在一些其他“开放式”和去中心化的软件上。

如果你已经拥有所有需要的资源(ADA),为什么只建立一个超小型并且功能有限的基金会?然后变成了在你极权主义下操控的组织?里头的员工都被指控为裙带关系?你为什么没有招聘任何一名具有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和深厚专业知识的顶尖人才?

你为什么不设立一个真正的办公室,让你可以进行一些实际而必要的商业活动?你大可以在瑞士的楚格(Zug) - 也被称为欧洲的加密硅谷(Crypto Valley),建立起所需要的人脉及商业网络,而不是只使用你名下瑞士管理公司(Sielva Management SA)的地址及信箱来进行超过两年的营运,而把主要的相关业务留在在伦敦金融城。

为什么你的表现如此地缺乏成效?财务不透明,以及与社群近乎零的互动和合作?也不支持于任何有关卡尔达诺生态系统的发展?

我们需要更加深入的调查

我们在第一封的公开信中曾指出了所有这些类型的问题,并且已经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名无能(可能)或者效率低下(可能)领导人的问题,也不是对于交付成果缺乏动力和激情的问题。 有可能的是,帕森斯先生早已经有了不同的盘算,他的所有决定和行动,相反地,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只不过他服务的从来不是卡尔达诺基金会,目的也从来不是为了卡尔达诺的最佳利益?

在了解一个人的行动本质与其决策过程时,我们应该要关注并理解这个人最亲密的社交与商业网络,以及其朋友圈的核心利益和影响力。如果他不想当个最好的卡尔达诺基金会领导,那么他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不是為了卡尔达诺社群和生态系统,那么帕森斯先生为的是什么?帕森斯先生是否真正完全地独自控制了基金会,或者他只是在他朋友圈中充当一名小棋子?

而这些正都是我们想要验证的内容,我们也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我们拓宽了我们视野,观察與分析他在卡尔达诺基金会之外的商业关系,企业组织,以及熟识的朋友圈,并且尝试寻找线索和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协同调查需要你的参与

在与你们分享我们初期的调查之前,我们想提出这个概念,也就是将整个调查过程带入一个全新的共享协作环境。

我们确实是自命为的“卡尔达诺守护者”,但我们并不特别,也没什么不同。有更多比我们还愿意为这不幸状况来做一些事的社群成员,他们都更值得拥有这样的角色或头衔。

我们也相信社群可以聚集巨大的力量,集体的智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将它作为一个开放式调查,也让它变成一个真实迷人的社群项目。

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参与,无论是线上工作,或著是有效的实地调查。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和机会来帮助卡尔达诺生态系统,首先我们要挽救它,然后重建它,最终我们将会平等地聚在一起。

我们不会向你们提供任何最终的结论;我们只提共参考的线索,人脉的网路,以及调查的方向。你们可以任意参与,自由发挥。 这项公开调查的“总部”将会设立在我们的Reddit页面,也就是:

https://www.reddit.com/user/GuardiansOfCardano

在这里,我们将分享目前所有调查的关键资料:

(a) 商务关系图 - 帕森斯先生的网络;

(b) 所有发生重大事件的时间表,将这些关系置于时间性来透视;

(c) 包含这些关系的所有来源和参考文件的文件。

我们有在过去两周内准备了这些资料;但它们距离完成尚远。让我们再次强调,我们没有做出任何假设,也没有表达任何推测或结论。我们並没有指控此网络中的任何人或任何实体有任何不当行为,或根据无罪推定的不法行为。但我们需要更好地研究以及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网络,将层层关系重新解开重组,才能发现在其中,究竟是否有任何严重影响基金会的错误行为,或著任何诚信度有疑问的成员存在。

我们将会定期在推特帐户上发送通知,(https://twitter.com/CardanoOF),并更新调查的状态和最有趣且珍贵的发展。但同时,我们也鼓励您们创建自己的卡尔达诺社群团体,并展开自己的社交媒体渠道,网站和其他基础设施,并依照去中心化的理念,进行您们自己的独立或协作调查。

我们会将调查的初期主要成果与大家分享,并给予大家更多的指导和支持,对大家的验证过滤和调查过程提共指导帮助,并在需要时汇总信息。

在某些情况下,执行调查的步骤会牵扯到花费(如公司在商业登记处的文件)。每当这种花费发生并具有充分的理由时,我们很乐意协助举办社群募资活动。如果您们的社交网络中有任何人具有任何能力,影响力,网络,经验或有助于此类调查的工具,请您们不厌其烦地征求他们的支持。

我们还想请您帮助我们分享们分享www.guardiansofcardano.com网站,以网站,以及“请愿呼吁”和 “公开调查呼吁” 等等的社交讯息(Facebook,Twitter,LinkedIn),并加上#freecardano的标签。我们可以通过逐步地增加宣传,让我们的行动能广泛地公开并得到超过300,000人的注意。公开宣传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请帮助提高大众对我们行动的认知,传播和展示您对卡尔达诺的熱爱与承诺,您可以自由地分享或发帖如下:“我是来自美国纽约的John Doe,卡尔达诺守护者,请加入我们的运动的运动www.guardiansofcardano.comto#fto#freecardano”

请在Reddit页面与我们分享您的想法,让我们以最适合社群的方式。一起进行这份公开调查。

作为最后一个想法,我们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参加这项公开调查。由于危机本身并不会自己解除,我们需要将此调查视作为一个社群的解决方案

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可以真正改变卡尔达诺的历史,重新站起来并拿回在众筹阶段所得到的资源,这将有益于我们生态系统未来的发展,而不是只让少数人受益。毫无疑问的,这些“钱”,是属于你们的“钱”,是属于所有热爱卡尔达诺生态系统投资者的“钱”。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望向他方,期待别人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请用尽您最大的努力,来找到解决此事件的关键线索吧!

此致,

卡尔达诺的守护者

Andy Hendrikx(荷兰)

Bertalan Vecsei(德国)

Christopher Ray(美国)

Eystein Magnus Hansen(挪威)

Joshua Daviau(加拿大)

Markus Gufler(意大利)

Mihori Liu(中国)

Niels Schoof(日本)

Rick McCracken(美国)

Robin Faichney(英国)

Tim Wulteputte(比利时)

电子邮件: info@guardiansofcardano.com

网页: www.guardiansofcardano.com

推特: https://twitter.com/CardanoOf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guardiansofcardano

Medium: https://medium.com/@guardiansofcardano

Github: https://github.com/guardiansofcardano

公开信原文来自于“卡尔达诺守护者”官方网站,由Mihori翻译。


#2

支持卡尔达诺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