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守护者致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的公开信


#1

本文由Mihori米猴莉翻译


亲爱的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帕森斯先生,

这是来自卡尔达诺社群忠诚和活跃成员的公开信。我们请求卡尔达诺论坛上的社群管理人员让我们与您交谈,通过视频聊天,但不幸的是,我们等候了四个星期后始终没有收到来自您的任何回复。

我们曾向卡尔达诺论坛社群管理人员提出我们的疑虑,并向您提出问题,但是,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既然无法直接与您联系,我们则选择了公开信这个渠道。

我们撰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表达我们对卡尔达诺基金会表现的失望,并质疑在某些程序上,您是否以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最佳利益的方式来进行。

我们想提醒您,卡尔达诺基金会是使用卡尔达诺的资金所建立的,这是透过当初的ICO众筹款过程,而对于卡尔达诺基金会目前所持有的ADA,这都是因为卡尔达诺社群相信卡尔达诺的愿景,以及IOHK所开发的创新技术,才有了价值。

我们相信您应该关注社群。您的行动和决定应该对社群负责。您应该以一个对社群完全透明的方式来运营基金会。

我们非常地清楚,作为任何加密货币的代币持有者,我们并不会拥有如同我们持有公司股票一般的权利。

但请注意,即使今天的监管框架并非严格,在这种制度仍然不成熟情况下,您还是使用了从卡尔达诺投资者身上拿到的资金。您的行为,决定和表现,仍然会影响这些人投资的成败。通过达到这些投资者的期望,满足这些投资者,应该是你需要专注与关心的主要工作。

您是否辜负了这些期望吗? 您是否有作好一位负责任的首席执行官?做好对于这些股东该做的事吗?尽管目前缺乏严格的法律约束,监管框架和监督制度,您是否在管理实践和风格中使用了高纪律和高标准的商业道德?

我们调查了这些问题,并希望分享以下结果。

(1)关于卡尔达诺基金会中任命的职位与合适人选的担忧

1.1 Bruce Milligan 先生,他是您的家庭成员,以及 John Michael Maguire 先生,他是您的商业伙伴,上述两人都是卡尔达诺基金会理事会四名创始成员中的两人。

我们了解到,Cardano Stiftung卡尔达诺基金会成立于2016年9月16日,包括您的继子Bruce Milligan和你的长期商业伙伴John Michael Maguire,都被提名为创始理事会的成员。据我们了解,Bruce Milligan先生后来辞去了理事会成员的职务,转而担任卡尔达诺基金会总经理的职位。

我们也知道John Michael Maguire先生也离开了基金会,但你们二人仍然担任ㄧ家叫做 Zaroo.com Limited公司的董事,这是从1999年以来没有改变过的事情。您也同时担任其他英国公司的合伙人职位。

理事会的第四名成员在当时是由一位叫做 "瑞士定居/管理"公司(Sielva Management SA)的首席执行官所担任,而这之后一直被这家公司新的CEO所取代。

考虑到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创始成员,您是否能评论他们的品质,专业的经验和能力,他们究竟是否能够领导一个全球前十大加密货币区块链企业中的基金会?

您能否评论一下这些创始成员是否提供了正确的理事会结构,并允许公正,无偏见的决策,还有制衡检错的制度以及与商业道德一致的标准?

1.2 Robert McDowall 先生担任基金会特别顾问。

在2017年,您任命Robert(Bob)McDowall先生为基金会的特别顾问。而在2014年2月5日,您曾在伦敦的Coinscrum聚会上与McDowall先生会面,并且提到你们有过六个月的密切往来。

这些都是在您于2015年11月23日,成立卡尔达诺服务有限公司(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前身)之前,这家公司后来作为Cardano Stiftung而转移到了瑞士。McDowall先生从2011年10月开始就作为伦敦智库Z / Yen组织的成员,

您能否澄清一下McDowall先生在基金会中扮演的咨询角色? 他对卡尔达诺基金会运营的附加值是什么?

(2)对适当使用资金的担忧

2.1 )分布式期货计划

在2017年10月14日的卡尔达诺主题演讲中,您宣布了一项”分布式期货开源区块链"的研究计划,并提到了您将花费投资数百万美元的企图。在阅读这计划刊登出的一些研究论文时,我们发现很明显地这项研究不是只限于卡尔达诺的,这研究是在社会,经济,技术,监管或政治的各种背景下,来调查研究整体区块链的研究论文,也不是研究区块链的基础技术。

在这里面有些论文的品质和程度都是肤浅的,并存有一些可疑的意图,在他们的论文讨论中对于代码的价值尚不清楚,对卡尔达诺生态系统有何价值也尚不清楚。这些论文是否都有经过独立第三方的强有力的审阅?是否有一套完整性的验收? 您对些论文的接受标准是什么?

由IOHK开发的工程代码都是经由第三方审计公司审核,而IOHK在研究上的论文都是经历了严格的学术同行评审过程。 您的质量管理是什么?策略略是什么?您是否有在卡尔达诺基金会工作的人,具有智力,能力和经验来判断这些论文是否应当被接受的?

很明显,这样的研究可以为整个加密空间提供了价值,但这些论文是如何直接鼓励和支持投资者和企业家们,前来卡尔达诺的生态系统中展开创业?如果这是您的最终目标,那为什么这些论文并没有出现在Emurgo网站上(Emurgo负责商业应用)? 为什么您并没有对这些研究结果做出广大的公众沟通以及营销?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样的一般性研究,它们有着各种寻求政府机构而获得部分或全部资金的方式。您是否知道?或着您是否调查了所有有可能的选项?让此研究计划的资金赞助可以由政府机构提供,而并非由卡尔达诺基金会全面出资赞助?

研究计划所有的论文都是由一家叫做伦敦智库 Z / Yen组织所提供的。

难道您不认为,当McDowall先生身为卡尔达诺基金会的特别顾问的同时,也正担任着 Z / Yen组织的成员,他同时也是这八篇研究论文的三位共同作者之一,这样代表着所谓的利益冲突?

您在2014年2月的Coinscrum聚会上提到Michael Mainelli先生,他是Z / Yen组织的创始人,也是你的一名老朋友,他也向你介绍认识了McDowall先生。

Z / Yen组织也是您之前在Zaroo.com所担任董事的公司,从2000年1月以来,您多次为Z / Yen组织提供专业谘询和营销服务,有时合约价值有时甚至达到400万英镑(根据Z / Yen组织的公告)。

您不认为选择一家老朋友的公司存在着利益冲突?这项分布式期货的研究计画是否曾通过任何的透明招标?在选择Z / Yen组织作为分布式期货研究计划的独家签约商时,您是否有过任何的招标过程? 您的签约商的评估方法和选择标准是如何执行的?

凭借剑桥,牛津等大学的卓越学术研究能力,以及您身处的英国爱丁堡,您为什么不和这些学术机构中的任何人,来要求参与此研究计划呢?

您能否与社群分享这些卡尔达诺基金会出资的每篇论文成本? 我们观察到作为研究的一部分总共提交了43篇论文,你能否提供关于他们的日程,状态和每张论文成本的最新情况?

2.2 FP Complete 的审计。

您选择了FP Complete这家公司来对IOHK所编写的代码库进行审计,IOHK是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提供开发了卡尔达诺区块链的技术平台。

您选择FP Complete作为审计方的选择流程是什么?

我们理解,在经过第一次月度审计后,IOHK并没有对此回应结果,IOHK曾声称这审计,对于目前卡尔达诺这样不稳定,频繁快速变化的原型设计以及概念验证,和其他敏捷动态方法中应用的动态代码,几乎没有任何价值。

在您给出授权让FP Complete 完成审计之前,您是否同意IOHK关于审计目标,方法和流程的意见?

当您发现到IOHK并没有与审计方合作,您为什么依然要保持每月一次的审计运行,而不是将它冻结并就此问题与IOHK谘询并就保持同步一致性?

您是如何在如此复杂的技术服务中,来验证FP Complete报价成本的公平性,您是否有任何具有相关技术背景的人员协助您?

审计的结果是否能够证明其花费每年约600,000美元的成本,是符合逻辑的?您能否提供这家审计商是如何计算此金额成本的分解结构预算?

在经过六个月的审计与知道了IOHK拒绝了您的方法,这项审计的持续进行使得基金会花费了大量的无效资金,也没有提供任何价值于卡尔达诺生态系统。

您有没有咨询过另一个第三方,关于您决定让审计继续运行的问题?而不是选择冻结此审计,直到可以找到与IOHK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您可以说出任何这样的第三方?

您和Charles Hoskinson先生的关系究竟如何? 您们二人对于基金会应该如何运作有任何意见吗?您们是每天,每周还是每月进行沟通?在2018年您总共见过他多少次呢?

2.3 )社群发展和卡尔达诺聚会

继去年卡尔达诺社群发展进程之后,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有为社群发展保留的花费资金, 除了目前在社交渠道和论坛为卡尔达诺工作的五名基金会员工的费用。

您能否评论为什么没有分配任何合理的金额,给予社群发展,为社群的激励,项目,竞赛提供任何资源和奖励?

您是否了解卡尔达诺论坛上的意见箱中有着一些很好的主意,那些意见与计划是不是应该被资助甚至有所回应?

您是否有一个协议和流程,来决定基金会将会如何为社群提供资金和奖励? 这个流程又是如何被建立,来为社群传达和营销?

据我们所知,卡尔达诺的聚会必须都是通过志愿者本身提供资金,除了有些有着卡达诺基金会或IOHK的人员参与的活动外。所有的其他费用,包括场地设施,餐饮和营销,都没有得到任何赞助,都是由社群的组织者本身来负担。

您是否认同这种做法将会使得组织卡尔达诺聚会,或正在为其努力的社群成员来说,变得更难也更少吸引力?您是否有任何特殊原因,让您决定不赞助任何除了有IOHK或基金会人员参与的聚会?

2.4 )基金会的财务状况

您最初为运营卡尔达诺基金会获得了多少美金和ADA加密货币?

您在2016的财政年度,以及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财务计划是什么样的?

您将遵循怎样的财政政策以及您所支持ADA的路线图是什么?

您为什么不能满足社群的要求,公布基金会所持有ADA的钱包地址?

在没有正式公布ADA钱包地址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做出这样的假设,基金会的地址是(于2017年9月28日创建):

https://adatracker.com/address/DdzFFzCqrhsrLwwP94HsJenSAauqK8VXE2HDGTZPBHwHVFrqmiPAQjjFjxDyNibJvbqH7vFndYKwZFQdAzdcS9DHH3CGaZsjm8f9SxSV

然而,似乎所有ADA(约6亿四千八百万的ADA)在2018年6月27日被移动到:

https://adatracker.com/address/DdzFFzCqrhsgwQmeWNBTsG8VjYunBLK9GNR93GSLTGj1FeMm8kFoby2cTHxEHBEraHQXmgTtFGz7fThjDRNNvwzcaw6fQdkYySBneRas

您能否能够确认这些钱包地址都是基金会的?如果不是,那么卡尔达诺基金会的钱包地址为何?

如果我们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将ADA迁移到新钱包地址的原因是什么?(除了拥有新的私钥/访问资金)?卡尔达诺基金会如今是否还完全控制其拥有的资金?

(3)对于您担任主席领导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动机,能力,效率,适合度的担忧。

3.1 )您与社群零互动

您能否告诉我们为什么至今您依然没有卡尔达诺官方论坛的帐号?这是目前可以与卡尔达诺活跃的社群成员一同进进行优质讨论的唯一地方。我们完全没有看过您与卡尔达诺社群进行任何的联系,会面和互动。 这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除了2018年6月13日的苏黎世聚会之外,您过去一年一共参加了过多少次其他的卡尔达诺聚会?

以Charles Hoskinson先生为例,他时常直接访问各种社交媒体渠道,并定期为社群进行现场直播。

您了解Charles Hoskinson先生这样成功与卡尔达诺社群实现的双向关系的重要性吗?

3.2 )您没有出现在媒体上来宣传卡尔达诺

除了2018年1月18日在英国广播公司的短暂出现外,至今还没有看到您在任何重要的,无论是在线或离线的媒体上,推广宣传卡尔达诺的消息。

您不应该认为,身为卡尔达诺基金会主席,您应该不断寻找机会,在加密以及非加密的媒体新闻平台上推广卡尔达诺?

您为了进一步的宣传卡尔达诺进行了多少努力和投资?您是否因任何原因收到过媒体的任何重要邀请?

尽管卡尔达诺已经是前十名之一的加密货币,但当某些加密新闻网站(Cointelegraph,Coindesk等),并没有长期报导与关注卡尔达诺时,或着故意不报导卡尔达诺的发展和成功时,您是否有与这些新闻网站取得过联系并提出意见?

3.3 )您不保护卡尔达诺的声誉,抵抗来自假新闻,小白,不准确 资讯的攻击

各种评论和评级的攻击

在各种社交媒体渠道上都发生过针对卡尔达诺形象的庞大攻击(主要是Twitter,Reddit和Medium)。 您有任何反击策略吗,您有没有过采取任何措施,处理攻击卡尔达诺形象的小白们?

许多加密货币评级和评论网站都提供了不公平,不准确的偏见,以及关于卡尔达诺的主观意见来误导公众。您是否知道这些网站吗?您或您的员工是否联系过他们?

3.4 )未能为卡尔达诺建立一个全球性和活跃的社群

让我们以下这些数字,回顾一下您在卡尔达诺主网上线一周年之后的表现

●8,600名论坛用户。 然而是活跃用户(至少每三天会来发布任何东西的人)更像是只有50-100。

●28,000名Facebook用户,但活跃用户(经常喜欢或评论帖子)更像是100-200。

●145,000名Twitter关注者,但只有200-500人定期活跃。

卡尔达诺目前还有其他社交渠道(电报,Reddit),但这些渠道难以计算。 卡尔达诺至今仍没有Instagram,在考虑到这一点,尤其令人不安,因为Z世代的大部分人都将大部分时间花Instagram在上。

如果我们能够同意定期,积极和参与的用户应该是关键绩效指标(KPI)测量的方式,考虑到这一点,上述数字实际上非常低,而且是令人惊讶的低!

卡尔达诺目前是世界十大加密货币之一,您不仅仅有着超过一年的时间,有着充足的资源来发展一个有机的全球社群。我们并不把只曾经点击过“关注”按钮,而从来没有真正参与互动的人们算作卡尔达诺社群成员的一部分。

您有没有分析过为什么您只有这么少的活跃论坛用户,只有39个聚会,在高达27个国家却只拥有6,632名会员?而这数字可以总结为最多只有5-10%的人们参加过聚会,并最终成为活跃的社群论坛成员的一部分。您是否有联系过聚会成员?在这种类型的“社群收集”中,找出他们忽略或着不喜欢的卡尔达诺内容?或著有任何的不良社群发策略,使他们不愿意进一步与社群互动?

我们看到和体验到的一个更大问题是 - 社群毫无份量:社群的意见,建议和问题,都并没有被考虑,没有被回复。

在一个没有人关心你的声音和意见的社群里,当你不能有拥有任何影响力,也没有任何关于如何创造价值的指导时,存在感很容易被抹去。

您是否有任何关于保留率的KPI来与社群分享? 您是否计算以及监控着这个数字?

您能否分享一下目前在意见箱中的40个社群提议中,有多少个得到回应并采取了行动?

您能告诉我们您已经考虑了多少社群建议的决定并采取了行动?

您能否告诉我们卡尔达诺基金会与社群在视频沟通上花费的分钟数

您了解你的社群吗? 你知道这些成员的技能,能力和人脉吗?

您不认为如果每周都有成员自愿而愉快地投入几个小时的时间进行社群项目,这将可以释放社群的力量并开启无限的潜力吗?

除了管理社交聚会活动之外,您的社群管理工作在哪些媒体渠道和论坛进行?

社群关键绩效指标(KPI),应该分析社群发展的优质内容的数量,与此类内容的展示次数和互动次数; 由社群推动好的意见想法的数量; 成员之间互动以及建立关系的数量; 成员组织的活动数量(例如参与投票和比赛); 自组织团体的数量和其他自我组织的动力; 自制社群领袖的数量及其影响程度; 社群的众筹和协作能力; 自主运作和社群的可持续性; 等等。

您是否衡量这些指标中的任何一个,或者您是否坚持使用非代表性的指标“追随者数量”来衡量社群发展绩效?

3.5 )您未能为社群提供透明度和问责制

这可能是最关键的问题,关于卡尔达诺基金会如何运作或遵循什么样的议程的透明度,而您似乎在完全没有任何人监督的背景下营运着。

目前并没有关于任何活动进展的月度报告,关于议程的任何变化或在愿景中的不同方向的报告。请您以您的开发合作伙伴IOHK为例。在那里,我们体验到了有关最新路线图进展的透明度。

在2018年10月4日的最后一次的卡尔达诺更新(www.cadanoroadmap.com)中,您完全没有报告任何状态。 您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进步与沟通吗?您是否从卡尔达诺路线图中移除了自己?

3.6 )您未能为基金会寻找正确的道路而陷入自我身份的危机

自2016年3月5日起,基金会的目标已在网站上公布,最初是“保护,加强和发展卡尔达诺生态系统”,“作为一个加密货币标准机构“,”研究和提出加密货币监管“,”作为企业加入的服务机构和目标“,”聚合,教育和成长的目标组织卡尔达诺社群“。

有人评论过,他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意识或认识到卡尔达诺不仅仅是一种加密货币,而是一种具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并可以扩展之前在网站上使用“区块链”的目标。

最近,在2018年9月,这些基金会目标被重新定义为“推动卡尔达诺的采用”,“打造立法和商业标准“,”发展全球卡尔达诺社群“,“确保利益相关者的责任”,“促进合作伙伴关系”。

这是方向的明显转变。

您不想再担任标准组织,而是要影响标准。

您不想再教育和聚合社群了,剩下的只有成长。

您不想再保护卡尔达诺生态系统。

您不希望再成为一个直接寻找合作伙伴并签订合同的组织,而只是促进合作伙伴关系(我们认为你只是想促进Emurgo和IOHK一起)。

您确实想推动卡尔达诺的采用,但请参阅第3.10段。 你是完全把这项工作留给IOHK,让它独自在各地进行适当的参与。

您确实希望确保利益相关方的责任,审计IOHK和Emurgo所做的任何事情,

但是请参见第3.5。 您没有表现出任何责任。难道你不认为这种方向的转变应该传达给社群吗?基金会战略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您选择了一条不那么有野心的道路,责任变得不同; 您不觉得既然如此改变工作范围,那么应该有着工作预算的变化,也许某些您现在所珍藏的ADA,现在应当重新分配给您的兄弟组织,IOHK和Emurgo,这些组织可能已经从您那里承担了上述的某些责任?

3.7 )您未能建立并领导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管理组织

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挑战

截至今天,卡尔达诺基金会由11名在那里工作的人组成,其中5人致力于营销和社群,其余五个处理行政营运的人,还有一个担任主席的您。

您认为在经过三年基金会存在的时间,在多年的运作下,您的组织规模,结构和能力,是足以处理基金会的所有全球责任和目标吗?

在您的网站上查看基金会和您的组织的目标,很明显地,今天,你远远没有实现这些具有野心目标的能力。

您为什么不能建立一个成熟而专业,能够应对挑战的组织,并且你有着全世界所有的时间来这样做?

有很多人在很短的时间内都相继离开基金会,包括许多咨询和其他非常关键的职位,如Anthony Clark-Jones(合作拓展总监),Carl AR Weir(战略与运营顾问)或John O’Connor(战略与传播主管)

他们离开的原因是什么? 从那以后,并没有任何角色被填补;请您评论这些角色的责任,以及不再需要它们的原因。

看看你的组织,您拥有资源的剩下唯一功能是营销和社群。 您能否确认基金会的某些功能与工作,是否已经移至到卡尔达诺生态系统中的其他官方实体(Emurgo,IOHK)?

您能否详细说明基金会目前的核心职责是什么?如何与IOHK和Emurgo合作? 您必须遵循的议程,使命和执行任务是什么? 在开发和保护卡尔达诺生态系统方面,您所代表的核心功能是哪些?

你认为还有没有其他应该是属于基金会所发挥的功能?例如“第三方的伙伴关系“,”研究管理“,”采用“,”教育“,”可持续性和治理“,您是否应该备有专门的资源?

基金会是否有任何理由,决定不设立办事处与当地监管机构合作,决定不建立在其他地理位置上的政治和商业生态系统,特别是在有更高度卡尔达诺活动的国家和地区?

基金会是否有责任从技术上参与卡尔达诺生态系统的发展?建立与赞助第三方关系? 您组织中完全没有一名可以深入了解卡尔达诺背后的技术并提供建议的人员,这是否为正确的策略?

您是否与组织中的人员或自由职业者签订了雇佣合同? 如果你与其中一些人拥有自由职业合同,那么理由是什么?为了什么原因?

您是否有任何正在为卡尔达诺基金会工作的员工或外部自由职业者?但这些人却没有在网站上显示?如果您有可能请您给出他们的名字和角色,以及为什么他们在网站上不可见?

3.8 )您未能发展卡尔达诺品牌和形象并进行任何营销

在这方面,卡尔达诺基金会网站(www.cardanofoundation.org)远不可与Emurgo(emurgo.io)和IOHK(iohk.io)网站相提并论。但这网页应该在最前线并代表卡尔达诺品牌。

您在网站上没有多语言支持,呼应的内容。 基本上,你仅参考IOHK和Emurgo的内容并重新格式化。

您在去年发出了有多少篇关于卡尔达诺的文章?您知道有多少篇文章都是来自社群成员发布的?

您作为卡尔达诺主席参与过多少次会议并发表演讲?

如今卡尔达诺的标识LOGO没有一个具有动画版本。

卡尔达诺基金会并没有与任何第三方签订销售卡尔达诺周边商品的官方合同,对此社群有着强烈的兴趣,您应该可以在自己的网站上添加此类的电子商务功能。

目前并没有任何关于卡尔达诺的营销活动,甚至没有一些具有创意创意和便宜街头艺术和比赛等营销活动,而这些都已经有人在论坛上提出过。

除了确保卡尔达诺之外,您是否有任何战略理由而不管理品牌商标?

您有没有想过由世界各地的名人和影响者中,挑选某些人出来担任卡尔达诺品牌大使? 就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有亲善大使和倡导者。因为卡尔达诺有一个非常积极的愿景来造就世界,从非洲战略开始的“更好的地方”,也是一个具有真实性的项目,有着信誉和良好的名声,相信许多名人和有影响力的人是愿意给予支持的。

3.9 )您未能交付所承诺的卡尔达诺银行卡和莱杰钱包

在路线图上有两个主要的项目(除了分布式期货研究计划),也就是卡尔达诺银行卡和莱杰钱包支持,这些迟迟在一年内未交付,而这些对生态系统来说非常重要。

关于这些延迟项目的进展或原因都没有任何沟通。

请您提供目前详细的状态报告,说明为什么这些路线图项目仍未交付。能否请您告知这些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合作伙伴是谁和关系为何。

您如何看待以太坊企业联盟的方法策略,这是一个有超过500个领先行业的组织? 你认为发展这样一个全球联盟的重点是什么?企业区块链对卡尔达诺有意义吗? 您在何处看到您的角色和基金会该如何设计,建造和维护这样一个角色时的责任?

3.10 )您未能有效支持卡尔达诺的全球采用

我们还没有看到卡尔达诺基金会在这方面的任何活动。您认为自己在推动卡尔达诺的采用方面有责任吗?

您没有参加任何国家开幕活动(卢旺达,南非,蒙古,加拿大和埃塞俄比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借口吗?

你不想借由这些事件,见到当地的社群领袖,了解他们的当地背景(政治,环境,社会,技术,经济,法律,宗教和社会生态)?

您认为这不会帮助你选择正确的社群发展战略?在该特定国家,通过应用当地背景的具体知识?您是否有社群领袖,在这些当地环境中可以提供支持本地社群的增长?

看看在卡尔达诺主网上线周年纪念日前所组织的#标签活动结果,在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和蒙古等地方都没有任何回应,而这些都是卡尔达诺最近刚开始执行核心愿景和战略的国家。

对于卡尔达诺来说,“帮助没有银行账户拥有银行服务 ”是一项重要目标,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社群成员上,接近于零的低度活动,您不觉得基金会已经迷失了方向?

3.11 )您未能为卡尔达诺的可持续发展时代做准备,教育你的社群和研究分散的自治组织研究 DAO )过渡模型

随着IOHK合同结束,卡尔达诺平台将在2020年交付给社群,并进入一个自我维持和自筹资金时代

在参与社群活动方面,社群将承担巨大的责任。社群将通过卡尔达诺区块链中提供流动的民主和资金管理能力,对卡尔达诺进行去中心化治理

这种责任需要一个信息灵通,知识渊博,纪律严明的社群,如何利用流动式民主制度来要求其人们做出明智而客观的决定。

您目前正在做些什么来准备和教育社群,来应对这一项挑战?

您在教育计划,内容和证书上投入了多少资金?您有没有教育管理合作伙伴?

您有没有考虑过认证积极社群成员的重要性,日后使他们领导治理委托平台?

如果Emurgo,IOHK和卡尔达诺基金会,希望吸引一些初创企业在这个平台上建设并取得区块链解决方案,那么这些企业应该看到卡尔达诺是一个具有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低风险平台,这则需要一群受过良好教育,有纪律的智能社群,支持Proof-of-Stake协议,并参与流动式民主治理模式。 而这种教育是您最大的责任!

卡尔达诺拥有一种去中心化的愿景。这也意味着在某些时候,合法的时候,当发展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成熟度,监管环境允许这样去中心化的DAO组织架构D存在,以一种自然的转移,将目前瑞士基金会过渡到DAO应该是你的目标,逐步把任务委托从基金会转移到DAO身上将是你的责任。

您同意这个目标吗?您做好准备了吗?

(4)关于基金会决策过程完整性和合理性的担忧

4.1 )瑞士基金会准则的建议,缺乏自我监管

您能否告诉我们关于以下内容的状态和议程?这是在瑞士国家基金会法条,关于应当如何运营基金会的建议?

您能否理解目前的您是完全忽略它的存在,并没有按此建议字面意思的方式来进行?

4.2 )基金会理事会的规模和组成 ; 理事会成员的诚信

在一个理想的情况下,基金会将设置至少7个理事会成员,有时甚至13个成员; 这可以为基金会带来独特的能力,价值和经验; 他们需要有多年的的理事会经验; 他们会变得非常强大; 他们需要有着诚信和独立性; 他们需要拥有无可置疑的信誉和声誉; 他们可以在他们本来的商业/专业网络中获得成功和认可; 他们将分享卡尔达诺的愿景,使世界变得更美好,更公平的地方; 他们将开始非洲战略; 他们没有个人,家庭联系或相当大的商业利益冲突,特别是与主席; 他们会有种类似慈善机构的亲和力,用区块链来帮助生活费不足3美元的30亿人。

而基金会目前与这样一个理想的设置完全相反,你似乎成立Cardano Stiftung卡尔达诺基金会,就像你成立在英国的任何其他公司一样。你不认为卡尔达诺基金会与家族企业相比,应该有着更多额外的关心和准备?

您是否了解在标准,道德和程序方面所带来的差异?在公共部门,针对私营部门组织的非营利组织?你经历过吗?您是否有在这方面的任何培训,教育或咨询?

4.3 )权力控制

截至今天,随着你的继子和长期商业伙伴的离开,基金会由您担任的主席,Sielva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Pascal Schmid先生,二人进行管理。您是否同意目前理事会的设置,将允许您完全控制对基金会所拥有的全权事项?你认为是否应该以卡尔达诺投资人和社群最佳利益的层面上,对这种权力控制进行一些更为健康的解放?

根据瑞士民法(第83条),“基金会章程应规定基金会的管理机构及其管理方式。“

你能否公布Cardano Stiftung卡尔达诺基金会的基础章程?

4.4 )绩效管理

目前是否有人审核您的活动,除了MUTARA Audit AG?是否有任何外聘审计员定期或临时执行人员来作尽职调查?如果您已经通过任何人(包括MUTARA Audit AG)审核,请您与我们社群分享结果?

您是否会接受麦肯锡(McKinsey)或普华永道(PWC)来审核并发布评估结果?

您使用哪些度量和指标(KPI)来检查基金会的绩效,并朝着你想要实现的目标迈进?您会在哪里评价你过去一年中的整体表现,1(最差)和10(最佳)之间?能否请您解释并证明这评分?

您是否会考虑发布您已签约的第三方供应商列表?自基金会诞生以来的所有工作任务?你是否会列出高价值合同(更多超过$100,000美元)并描述其范围和价值主张?

(5)结论

帕森斯先生,我们认为基金会需要经历紧急和激进的变革,才能够完成其任务,和最初由合资企业授权所获得资金的任务。

最直接的改革必须是咨询并经由社群和首席执行官IOHK和Emurgo同意,来任命四个符合(4.2)中规定标准的基金会理事会新成员。

我们恳请您挺身而出,明确并捍卫自己的立场,吹走我们的担忧。请提供一个全面的行动清单,以解决所提出的问题,并将其与作为一个整体社群的我们来协商同意。

但您不愿意倾听,合作和与社群互动,不是吗?

在感受到处理这种危急情况的冲动,压力和义务,那么我们会好心的请您考虑以卡尔达诺的最佳利益为由立即辞职!

尽管您目前无视社群,但我们仍然保持积极态度并希望您能够认识到这可能是打破沉默的最后一刻,所以您可以重新获得您在卡尔尔达诺社群,在加密空间内,在网络和普通大众面前,您的专业人士形象和声誉。

至于最后三个问题,你应该问自己:

  1. 您在网站上宣布的每个目标的成就是什么?(卡尔达诺的采用,打造立法和商业标准,发展全球卡尔达诺社群,确保利益相关方问责制,促进合作伙伴关系)
  2. 您特别为过去一年的哪项成就感到自豪?
  3. 您为什么不参加卡尔达诺主网发布的周年纪念日,甚至没有参加发布任何官方通讯,甚至发推文有关吗?

您想如何在卡尔达诺先生的美丽而宏伟的故事中被铭记,帕森斯先生?

拜托,让我们在这里有一个友好,和平和建设性的解决方式,其他任何的方式将是不留尊严也是不值得的,特别是当卡尔达诺最终的愿景是带给我们一个更好的世界,这将显得格外的讽剌。

此致,

安迪亨德里克斯(荷兰)

Bertalan Vecsei(德国)

克里斯托弗雷(美国)

Joshua Daviau(加拿大)

Markus Gufler(意大利)

Niels Schoof(日本)

Rick McCracken(美国)

Robin Faichney(英国)

Tim Wulteputte(比利时)

卡尔达诺的守护者

2018年10月12 日

电子邮件 guardiansofcardano@gmail.com

网页 www.guardiansofcardano.com

推特 https://twitter.com/CardanoOf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user/guardiansofcardano

Medium https://medium.com/@guardiansofcardano

Github https://github.com/guardiansofcardano


#2

好长……这么公开地严肃的质疑,也就老外做得出来。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换个国内项目,这样质疑显得太傻逼了啊,套利是上市的第一原因啊,不用说得太明白……不给别人台阶下的结果,可能损失的只是自己。就算是公开的上市公司,一样有一堆免责条款之类,可以让圈钱的人逍遥法外,想想贾跃亭,想想特朗普,人家只承担有限责任,真要撒手不干,你能怎样呢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