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韭菜必读 - 老查与加密乌鸦的访谈


#1

老查在今天接受了与Youtuber 加密乌鸦的访谈,长达一个半小时。内容非常丰富,老查从卡尔达诺项目的进展和方向,ADA价格的讨论,权益挖矿,一直到整个目前币圈的乱象,和未来监管,都提供了非常深的分析与看法。

由于内容颇长,小弟撷取约八成大家(wo)应该会觉得重要的片段,并尽量以原意来翻译。希望大家能从文字中感受到老查对卡尔达诺的热情,以及他对加密货币的哲学思想和未来发展的方向。

如有任何错误,欢迎留言。

Mihori @ 2018


主持人: 电报上有人说卡尔达诺的每秒最大交易数量似乎达到了大约 10,000,这是真的吗?

查理:我个人对卡尔达诺的目标是希望达到像其他BFT协议,大约几百到一千TPS,但当你使用了多层协议,目前在实验室看到的其他项目原型大约可产生163,000 TPS。

再来你把数据分开来,你可使用侧链((side chain)或着链下(off chain),那你就可以进行规模化了,因为当你有了更多的用户,代表着你有着更多的资源。

而当用户有了更多的频宽,你可以选择增加区块的大小,也就代表可以得到更高的TPS。分片前(Pre-Sharding) 我们目前正在开发中,而在分片后(Post-Sharding)你可以将交易集合起来,并平行运行。这样性能将会得到大大的增加。

而当其他公司宣称几十万,几百万的TPS时,其实真正有代表意义的是交易背后数据的传输,而不是交易的数量。就像你可以有四个小时的做爱时间,但不代表它会很有趣。

主持人:可以叙述一下为什么你们要选择在非洲工作,和你们未来的展望吗?

查理:当我开始IOHK时,我和Jermey Wood本来就想把这项技术应用在开发中国家上,因为第一个,这些国家没有一些邪恶金融机构的打压,第二个,基于人道的观点,这些技术将会对这些国家带来很大程度上的影响。而当有数以万计的人在这块大陆上使用了这项技术,很大的机会将迫使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也开始采用这技术。

我们也征招了一名非洲营运总监,John O’Connor, 并在衣索比亚成立营运办公室。我们从当地的学术机构,教育以及训练学生区块链技术,并从当中挑选来IOHK工作。

而在衣索比亚我们目前正在努力咖啡的供应链,衣索比亚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豆产出国家之一,目前比如有一个问题,在咖啡供应链交易中心的一端,是超级高科技,由史丹佛大学研究所建立和使用超级电脑。而在另一端则是超级低科技,他们用手机查看价钱,用驴子运送咖啡豆,他们没有保险,没有贷款。所以当应用区块链技术后,你可以带给他们数位身份,可以减少大多数的诈骗,增加效率并为他们带来一些创新金融产品。

比如,伐木来说,如果你种咖啡树, 你把树砍了,如果它是棵老树,他就会重新长回来,而且有着2-3倍更多的咖啡豆。 但在当地的农夫不这样干,因为他们得等上好几年等树长回来,而造成他们中间等待期间的损失。长期上他们有着最好的利润,但短期上他们没有等待的投资资金。如果我们能用区块链技术,为这些提供人数位身份以及数位追踪咖啡树生产,你将可以为这创造一项金融融资产品。农夫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加密货币投资者也有更好的回报。

主持人:我知道很多人都会来向你询问,但究竟什么时候会有人利用卡尔达诺平台来开始ICO?

查理:我们当初决定采用和比特币与以太坊完全不同的开发方案,所以我们一开始先找了第三方来开发代达罗斯钱包,但后来的结果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很多人有着连线的问题。当然,没问题的人不会说有问题,所以你看到的都是有问题的。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有个专案团队重新改进整个代码,很快在八月的卡尔达诺1.3版本你会感受很大的不同,而到了十月的1.4版本就差不多全部完善了了。

而我们的团队已经在这两年中开发了许多东西,全新的技术堆栈,全新的发布资产的方式到全新的智能合约编程语言,全新运行这些智能合约的虚拟机,以及全新方式委托和冷权益挖矿。

去中心化的雪莱版本也将在今年第四季,最迟明年第一季推出。我们真的很努力的在做这些工作。到时你将可以使用卡尔达诺平台发行ICO,也将可以开始委托权益池参与挖矿了。

主持人: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需要持有多少个代币才能进行权益挖矿?

查理:零,因为这不是卡尔达诺工作的方式。

所以PoS运算事实上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像EOS Dan的委托式模式DPoS,第二种是类似以太Casper的保证金模式,第三种是叫纯POS (Pure PoS),也是首先被提出的PoS模式,类似NXT做的。而第一种的委托式模式,你用你的权益投票选出你一个委员会,然后这委员会会代表你做所有的事情。但这有着一些传统投票问题,比如代表性不足,无人参与投票。而保证金模式PoS,你必须锁住你的权益,虽然这可以很好的防止无付出(nothing at stake)攻击,但这将大大减少流通性。

而我们的模式是,系统用你持有权益的数量来运算选择行为,而这选择行为是每纪元(五天)一次,而运算程式会查看系统内持有权益的分布,而持有权益多寡就相当于你被选到的概率。有点像持有每一颗ada都是持有一张彩卷,持有越多,中奖机率越大。

然后在每个纪元会选出一个委员会,一个高达21,600选择机会的委员会。而当你被选中了,你有三个选项。一,你可以上线并进行区块交易验证等该做的事。二,你可以不上线。第三,你可以把这权益委托给别人(权益池),让别人(权益池)去做。

这有点是两种世界内最好的模式,因为你不用进行锁仓,你就可以得到很多这个联合系统的价值。你也是相当程度上的去中心化,因为你有相当大数量的人有权利来做代表。

而最重要的是这背后的工程设计架构,比如网路效率,稳定性,要有多少个权益池才能达到最理想的结果。我们不希望有可能多到像25,000个权益池,也不想要有少到只有3个的权益池。但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概念来做了,很多研究论文也都被撰写好了。而我们预期将会看到一百多个权益池,和部分的人选择单独权益挖矿,而这样你将会有个24小时在线的网路,也会有很好的效率与稳定性。

另外我们也在开发冷委托中(cold delegation),你可以将你的ADA放置纸钱包或着第三方莱杰离线钱包,然后你可以离线设置凭证,并将此凭证传播到网路中来进行权益挖矿。所以你的消费密钥可作冷储存,但你还是可以得到你权益挖矿的权利,而进行挖矿或委托。

而在权益池方面,权益池之间无法就收费用来竞争,因为费用最后会趋于0,但他们可竞争的是附加的服务或价值。比如某个权益持可说,我可以运行中继节点,我可以运行支付渠道,我可以会运行Oracle服务等等。

主持人: 那持有更多的ADA会带来更多的好处吗?比如我有100万ADA,会比只有60万来得好吗?

查理:当然,你会有更大的概率被选中,而且如果你选择委托权益池,将来这权益池中得到的奖励,将会依照你委托的比例来颁发。你的比例越高,奖励也就越多。所以我们的权益挖矿有点像现有比特币的虚拟挖矿,我们将这系统做的有点像POW,因为我们在比特币身上看到它经济系统上的成功。但我们希望做到更多的去中心化,所以我给了人们选择,如果你不想进行委托,你还是可以做到。事实上你是自动权益挖矿的,这是一个预设的选项,你不需要锁定,不需要做任何事,

这也代表会有一般的地址和商业交易所的地址,所以商业交易所并不能因为持有你的权益而代替你挖矿来得到奖励。这会是分开的。

主持人: 我有办法在卡尔达诺上开发一个自动抵稅的加密货币吗?

查理:当然,你不但可以做,而且跟以太坊相比,你有更多的灵活性。因为我们的双层架构,我们分开了会计部分和运算部分。这优势是你可以在卡尔达诺平台上发币, 你可以享有卡尔达诺的预设定义逻辑运算,你还可以自行定义你想要你的代币的行为模式。

所以你可以开发自有的区块链,却同时崁入到卡尔达诺的安全模型中,你也不用考虑到如何去维护你的网路系统,不用考虑去哪找节点找矿池。另外,我们将会开发去中心化交易所,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要付五百万美金到某个交易所上市,付两百万到另一个上市。人们将可以利用ADA跟你的加密货币交易,ADA本身将会变成一种清算母币,与很多在平台上的其他加密货币对接。

主持人: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你说的这些进展呢?

查理: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日期,但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研究,比如有个发行资产模型叫Chimeric Assets,关于它我们已经写了很多研究论文。我们也有两个很好的为了资产会计开发的脚本语言叫Plutus 和 Marlowe,这两个将会很快与我们的卡尔达诺1.0结合。

再来我们还需要考虑到的是如何在众多分类帐本上处理共识,和我们该如何处理侧链。而侧链的论文也快出来了,第一个侧链的概念是连结ADA和智能合约侧链,但这概念将来也可被重新利用,比如在私链上。再来需要同时维护多个链,这将把乌洛波洛斯转换成一种共识服务机制。

我们希望做到的是一方面给你开发的自由,让你选择你想要做的事,如何去满足的的商业以及客户需求,但另一方面,把许多安全性和操作性内建给你,让你可以以最低廉的成本去营运,比如钱包的内建,交易所的内建。你将不用担心如何去得到莱杰支持,如何做多签名。

说到钱包,代达罗斯钱包最后会成为一个应用平台,所以最终用户们可在代达罗斯上,按一个按键,就自动安装你的应用程式。有点像目前Chrome的Web App 商店一样,同时也支持Windows, Mac 或Linux。

所以最终你不希望去担心加密,不希望去担心共识,不需要去想激励措施或博奕论。你有你想专注的一个商业模式,如何用区块链去解决某一个问题或提供人们某一种服务。

而在日期上,我们希望在今年第四季度或明年第一季度前,这些提到的进展将会与雪莱版本一起推出。但这是在没遇到任何状况的前提下,因为有些研究还需要经过同行评审,协议可以能还需要修改,然后开发上的也需要修改。如果有问题,可能会有延迟,但相信我,这将不会是需要到2020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目前不是处在还有很多未知的阶段,我们已经研究了两年半,也出版了许多论文,也建立了许多能力。在设计阶段,我们对于这些已经有非常好和非常足够的认知,也知道在哪些方面或许会出错,该如何解决。

主持人: 我知道我很疯狂,但我认为ADA会到$24美金,你认为ADA会到$24美金的价位吗?

查理:哈,你的意思是六千亿美金的市值吗?如果我是个很好的价格预测家,我会去当交易员,而且我会变得超有钱,我不会跑来搞加密。如果你要问我投资问题,你最好问我两遍,因为我总是错过时间。

但对于这个问题,你首先要从宏观来看,也就是整个产业会往哪走。现实上,整个加密货币产业,在看到比特币有了十亿美金市值后,其他的加密货币才有了生态的发展空间。而当比特币到了一千亿美金时,我们才开始看到机构与监管的进入。

而到目前已经有了开始提到一万亿的比特币,或整个加密产业达到一万亿的市值。而我们也不难相信市值排名前三,会占有整个产业一定的市占率,目前是比特以太和瑞波。我认为因为我们的技术与哲学,我们工作的努力和我们采取的模式,我们一定会在前十之中。但至于前三或前五,这则要看其他的加密货币本身的情况。

譬如EOS目前是第五,但老实说,他们众筹ICO的方式,我认为他们有著巨大无比的监管与法律风险,而一旦发生,这将会大大的打击他们的价值。其他还有很多问题,比如瑞波究竟是不是证券,如果是,那么他可能会被监管以及转移到别的地方来做证券交易。所以关于价格,实际不只是看我们得到多少广泛应用,而是整个产业的成长,和竞争对手的处境。

主持人:这有点像我上周看到的赛车比赛,你有著世界上最棒的车手,最棒的车,但他们却在开场20分钟后撞在一起,最后赢的人只是那个生存下来的人,得到他职业比赛的第一场冠军。

查理:是的,有点像你开车的时候,只要你落后了而别人是顺著开,不管你有多好的车或你有多好的天份,你还是落后了,这就是因为事物发展的本质。但综合来说,我们还是具有相当好的竞争优势。

而且你知道我们根本还没开始做营销,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所有都是有机的(自然得来的),你要知道我可是非常擅长做营销的,而我连试都还没开始试呢。

主持人:是的,我原本以为今年就可以看到$24,但我可能没看到监管机构的介入,也不知道机构资金什么时候会进来。但我也看到一篇文章说,在加密货币空间,10亿美金的投资,可以带来500亿美金的产业市值。

查理:是的,因为有著放大效应。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推特上写会看到一万亿(兆)美金的资金最终会进入加密空间。如果你看全球GDP,大概有100兆美金。如果你看一下管理金融的人,他们不是单一投资,他们是有组合的。他们不会说,喔我来梭哈微软,我来梭哈黄金。他们是有个平衡比例的。当监管条例太复杂时,这些机构无法合法的来投资加密,而当监管明确时,他们可以把加密货币放进他们的投资组合的,可能像外汇,可能像黄金白银,也许放进1%的加密货币,然后可能买一系列的不同的加密货币,带进加权,可能这个20%,那个30%。当华尔街可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整个汇总的效应会带来加密货币产业巨大无比的市值增加,你会看到难以置信的金额。

但记住,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措施,需要有保险,需要有储存,需要有监管,而现在整个金融产业正在努力中。比如当你买了加密货币后,谁来储存,如果被偷窃了,保险如何赔偿,就像目前对黄金商品一样。

而监管机构也要问,资产的类别是什么,当你管理著退休基金或共享基金,有某些资产你是不可以买的,因为类别和风险。你需要评级机构,需要分类机构的参与。所以当我们有了实用代币(Utility Token),证券代币(Security Token),我们将会有了正确的监管类别,而华尔街才能正确的加入我们到他们的投资组合。

在长期上我是相当看牛(多)的!我只是觉得看到某一些项目会被移除,因为他们要去坐牢。因为监管机构也要杀鸡敬猴,告诉人们什么事情不该做。如果当你募了几十亿美金的资金,然后说你对投资人并无任何诚信义务,可以拿这笔钱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包括拿这笔钱去割投资你的韭菜,我认为我们需要有著非常强烈的道德感去主张这样是错的!整个监管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当这种事情大量发生时,总会有人被拿出来开刀的。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某些项目,过一两年可能不会存在的。因为他们要解决他们的问题。

主持人:是的,我完全同意,我一毛都没投EOS。当我跟越多的CEO进行访谈,我越了解背后的一些事情,很多时候都是极度负面的。

查理:是的,很多人不再关心如何去建立一个项目,而只关心如何发一个代币来圈钱,就像发给人们热土豆一样。而很不幸的是,太多太多的项目是如此,他们却反驳说,就算我做错了,但我还是赚到钱了,所以我是对的。对,诈骗和传销都能赚到钱,但不代表那是对的。

你到底有没有建立一个东西,实际上你不需要那么多钱去打造一个项目。以太坊拿了1800万美金,他们目前的市值是500亿美金,他们做的很好。

主持人:肯定的,V神有使命感,我看得出来你也有使命感。但在这个圈子中很难的,我可能没有像你有快十年的经验,我去年十一月才加入币圈。我就可以感受的到这个圈子会有太多人把你往不同方向拉,而如果你没有保持初心,你很快就会被拉走了。

查理:对的,所以作为一个项目发起人,你总是要问很基本的问题,你的价值来自于哪里,谁是你的顾客,你要提供什么服务。这世界上最好的公司都是合乎逻辑的。看看优步(Uber)和爱彼迎(Airbnb),他们有著最简单的概念,但都是合理的。而比如当你看看加密货币,像我们,我们正在建立一个能力,这能力是非常复杂,但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东西。就有点像早期的互连网,我们都在建立这个能力,但不知道杀手级的应用会是什么,你不知道脸书长什么样子,不知道亚马逊的模式。

而不幸的事,人们进来这圈子,都以为我们是2005年的互连网,但实际上我们却是1992年的互连网,而他们是用这种观点在投资的。所以这也是我觉得会看到大多项目的失败和非理性的投资。

所以当我在向人们解释时,我很清楚的说明我们所要制造的能力,和真正可以解决的问题,就像之前提到咖啡供应链的问题。你有一堆人在种咖啡豆,他们的目标是种出最多的咖啡豆,卖到最好的价钱和卖到离他们最近的地方,因为他们还在用驴子。如果我今天无法解决这问题时,我根本就不应该跟这些人谈话。如果今天我来了,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他们的问题,那我们就把我们制造的能力与这实际生活上碰到的问题互相连结了。而当更多的人使用我们的系统,那就会为ADA带来更多的需求,也会带来更多系统运算的需求,而最后在整体,为整个系统带来价值,而最终ADA会上涨。但这上涨是使用的结果, 并不是投机的结果,也不是投资的结果。

只是我们做了更多的事,这个基础建设变得更有价值。所以我们并不知道这价值或价格到底是多少,我的意思是当一种黄金可以在任何时间传送到世界任何地方,而政府也监察布道,那这黄金的价值应该是多少?谁知道!而这也要看政府的态度,政府是不是很自由的,不想管任何事情,又或遇到政府开始独裁,要掌握或甚至掐住你的金融行为,而当你需要一个自由的货币时,这价值又会是多少。

主持人:对于在加密货币中看到很多的黑客行为,或诈骗行为,你觉得是否有需要为交易添加一种可以逆转或回滚的形式呢?

查理:我对于这事的看法是这样,如果我们想要解决开车超速这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做一个智能公路?当你开车超速时来帮你把汽车降速?我们会有一个区块链的支付系统,而它对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法令都是不可知的,而我们也不想要某一个国家有权力进来说,我们可以停止你的这笔交易。

你可能说,不会,我们不会随便让国家做这件事,我们会让一个好的国家,好的政府做这件事。但谁是好国家?谁是好政府?美国吗?他们做了一堆民事资产没收。我住在弗吉尼亚州,每六个月我都会看到新闻说,某个装修工人,通常是移民,因为拿了几个月的工资在车上,通常是现金,被警察拦了下来,说这是贩毒交易的现金将它没收,而这工人需要花一年的时间去跟政府争取打交道,然后拿回少许回来。

所以我实在不想内建一个这样的能力在协议里头,让某些人可以来逆转交易,但能做的事,建立第二层第三层的能力,所以当你与比如某些受法律监管的商家进行交易时,当他们有各种监管条例,比如”知道你的顾客”(KYC)或”防止洗钱”(AML)或任何商业要求,这些人是有办法来逆转这些交易的。

但当你知道你要把钱传送到这些人手上之前,你是预先知道也预先同意你的交易是会符合这些人的监管条例的。这样子做我觉得并无太大问题,而且完全合理,因为双方都明白清楚发生什么事。但当你在底层协议建立了逆转能力,基本上你的意思就是说,某部分人会占有优势,某些人将可掌控你的金融生活,你的财产你的金钱你的房产,所有的东西。而我们已经有了这东西了,它就叫美金,你做的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追踪,用威胁指数评分,当你做了有风险的事情,你的银行会发信给你,你马上被国税局审计。某些情况下,他们直接切断你的财源。

我相信是有办法妥协的,也就是所谓凭证的最小可行升级(Minimal Viable Escalation)。比如当你跟交易所做交易时,他们需要做”知道你的顾客”(KYC)或”防止洗钱”(AML)等条例,但目前有个问题,他们变成了一个资料仓库中心,而且你等于也给他们武器来针对你自己。没有一个交易所想对自己的客户提交所谓的可疑交易行为,但他们被迫去做。因为他们是这些资料的保管人。

你应该做的是,有数个特殊的第三方,管理著这些数据资料,而提供一个数位ID给每个人,而交易所被允许有权力去查询他们需要的问题,比如”你是否21岁了?”,”你是否为美国公民?”,是与不是,然后答案传回。这就是交易所可以得到的资讯而已。而这笔你转给交易所的前,美国政府同不同意,有没有问题。交易所没有你的名字,不知道你是谁,但他们知道任何他们需要知道的问题,来满足监管条例。

所以当交易所被黑客,他们不会遗失任何个人身分资讯,他们只会遗失交易资讯。所以你不会看到像Equifax这样的黑客情况,上亿的身分资讯遭盗窃。因为当你把数据去中心化,当你用更智能的方式来问问题,你可以知道部分的事实,但不是全部的资讯。

我想这是我们想要走的方向,我认为这是个更实际的作法。你可能会有方法可以来减轻及恢复被盗走资金的损失,但如果你把这事情建立在系统底层上,那最终看到的是谁有著最大的棒子,目前是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欧盟,那他们就可以跟全世界说,你应该得到多少的隐私程度,你的财务生活该长什么样子。那这世界还需要加密货币做什么?

主持人:在目前的ICO来说,大家都很怕SEC,你对SEC有什么看法?

查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我有很好的预感知道他们会想要做什么,他们其实非常合理的。这群人都把SEC当做白鬼(White Walker,冰与火之歌角色),好像他们要跑出来。我来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事。

有两个监管机构,一个叫CFTC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管商品的,一个叫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管证券的。而他们实际上正在互打,看谁能抢到监管权和谁能管什么。

所以像目前他们说了,比如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是CFTC管的,它们看起来像商品多点,而监管行为将处在交易所层级,所有的交易所将要被监管,但这是个去中心的监管协议,有点像黄金商品就是去中心的监管协议,消费者保护将被放在交易所身上。

而在资产发行商方面,可能会发生的是,当Coinbase拿到交易商执照后,当TZero 可以被启动后,SEC可能会说,这些所有的ICO都是证券,而所有已经做的ICO,可能会被罚款,然后叫你不要再做了。而如果你要继续做,很好,你可能会有三种豁免,你可以做Reg A/D/S或著你可以在海外出售,又或著你可以符合众筹法卖给法定合格投资人。

然后这些证券型代币,他们会开一个交易所,你只能在那交易。而当你最后成为足够的去中心化时,他们会建立一系列的测试来测试,然后这代币将会离开SEC管辖,进入CFTC管辖,成为商品并在其他大众交易所内交易,比如Bitstamp, Bitfinex, Binance等。

主持人:所以他们会有他们合法发行方式,然后慢慢地将规模扩大?

查理:对的,你将会有募资的上限,比如Reg A中是5000万美金,你将会有对投资者诚信义务以及责任的概念,你会有非常清楚的税务条例,清楚的银行监管条例。因为当你ICO时,你并不是去中心化的!你有一小群人,可能5-10人控制著这些钱,而他们做着所有的决定,控制著技术将会往哪发展。而如果这些是在美国土地上发生,向美国人募资,美国政府当然有权力来做监管。这也是我们从1933年就开始接受的监管模式,它叫证券交易法。

但如果是在美国海外发生的,也不是向美国人募资,那该管辖的政府有著不同的意见也没问题。但我们现在面临到的不是超级无敌严格的监管,我们只是看到可能,你需要花几个月来完成法律工作,需要花几十万美元把项目法律结构完成。但老实说,如果你身为一个ICO项目发起人,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那你凭什么向人募集两亿五千万美金?然后去做比这难几百倍的事情。

而监管机构在等什么?他们在等监管交易所的成立。因为他们如果现在就跑出来,经过测试然后告诉你,这是证券,这是证券,这也是证券,对市场前一百的代币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因为对于日常生活中的韭菜们,也是你每一天遇到的人,也是这些拥有这些代币的人,忽然间无法交易了,流通性变成零,你不但打击到这些发行代币的人,也打击到拥有代币的韭菜们,因为他们无法出售了。

所以需要等的是,这个基础设施的建立,当完成后,他们可以说,这是证券,请到我们合法的交易所上架,然后韭菜们就可到那个交易所做交易。

主持人:听完你的讲解,我对SEC有更深的认识,我本来以为他们是要出来禁止一切的行为。

查理:不,如果他们要做,他们早做了。他们大可以找个目标,比如以太坊或瑞波,然后说这是证券,然后找其他监管机构一起进来,把人丢到监狱里。

主持人:我一直有很大的疑问,对于已经有钱的人,依法他们可以投资更多他们的金钱,而没有钱的人反而受到更多的限制。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公平的机会存在于穷人与富人之间?

查理:我对于普通人要去花多少钱去投资他们想要的东西完全没问题,但我觉得有问题的是资讯不对称。也就是说,普通人取得的投资资讯,在根本上就与这些占有优势的人不对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开始需要金融监管。如果你看看我们在1907 金融大恐慌(Knicerbocker Crisis)之前的金融市场,所有的市场都被非法操纵。无论你买任何东西,如果你不是内线,当到你手上时,你就是那接盘的。你可能会赚点钱,但肯定不是好东西。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的公司业务,每个人都在做内线交易。如果有任何不好的消息,他们就卖,而且很安静地卖,而当你去买某个东西,所有价格都是内定好的,有点像你去跟一个已经知道比赛输赢的庄家下注。

而目前币圈就有点像那时候的市场,身位一个加密货币项目的CEO,我们是占有资讯优势的,比如我们协议的能力,什么时候协议能推出,因为交易所会打电话来问我们技术问题,我们大概知道哪间交易所会上我们的加密货币。如果我没在我公司内加入这些政策来避免这些行为,我大可以用此来交易。一般情况下,这东西是有法律的,但目前你在币圈看不到的。有点像以太企业联盟( Ethereum Enterprise Alliance)成立时,有一些人早已经知道了,他们把消息禁了一个月,然后他们打电话给他们的朋友说:喔,你应该买一些以太,因为一个月之后会有重大消息宣布。嘿!目前这完全合法!但换做在比如说药品公司,将是公然犯法。

如果一家药商知道他们的药将被药管局给通过,如果你是这家公司的CEO,你知道股价会飞天,你不能打电话给你的叔叔说:嘿,叔叔,喔,你最好在礼拜一之前买一些,因为礼拜二股价会飞。同样地,如果你的药杀死了一堆人,你不能跑去卖空你的股票。

所以我知道监管的企图与目的,通常是因为代理者关系或著资讯不对称,或著你知道某些事情并非真实,但你说出来只为了赚别人的钱。监管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空间,让拥有资讯的这群人和一般人的差距尽可能的缩小。现实中可能无法完全做到,整个对冲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这资讯差距,当石油交易很差时,他们请人去坐在运河上,用雷射去测所有经过的运输船,量每艘船沉下多少吃重多少,然后计算有多少载量,然后你就可以计算出全球石油存量。

所以有时资讯肯定不对称的,但这不对称不应该如此明目张胆。所以我了解监管存在的意义,到目前为止都是相当合理的。而最重要的是,他们从来没有阻止我们创新。比如没有任何监管条例来管你如何开发一个加密货币,只是你分发的模式需要被监管,没有任何条例来管你做一个电子钱包,没有任何条例来管你开一个去中心交易所,只要你不进行营运。

只是当你向别人募资要钱时,一定需要有一个机制在后面,让给你钱的人受到些保障,而不是就让他们告你。如果你去读一下一些ICO的合约,比如EOS,比如TEZO,你会看到,这是个捐赠,你并没有任何权利。这些都是很疯狂的。你应该要知道你从谁身上募资,符合反洗钱条例,税务条例,然后你应该也要有路线图,有个计画,然后某些指标并向大众解释,可能是有个委员会,或著第三方审查。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因为你向投资人做出了合约承诺。


感谢大家支持,许(mei)多(you)人来信问我说为什么我要做翻译?

我相信我做一篇翻译只要花10小时,而韭菜们读一篇原文可能要花10天,我的一篇文章可以帮助一千个韭菜的10天,我就可以为这社群省下一万天,让他们去做他们更擅长的事,来传播卡尔达诺的价值。如果你觉得你也有这翻译的热情和能力,请留言一起加入我们吧。
:stuck_out_tongue:

Mihori @ 2018


Charles--live Now!
#2

完美的翻译文章!请问在知乎上有拷贝吗?如果有,可以向 Cardano Hodlers 专栏投稿吗?如果没有,我可以转载到专栏里吗?谢谢!


#3

怪不得一天没见在群里说话,原来有这么大量的翻译工作,真的辛苦了。这篇访谈对韭菜们太有帮助了,让我对卡尔达诺的未来充满期待


#4

传出去为大家加油!!!!让大家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项目什么才叫做理念!


#5

真的辛苦了。这篇访谈对韭菜们太有帮助了,让我对卡尔达诺的未来充满期待,和好奇。


#6

冲着这满屏的字……还没看就必须先赞一个!:+1:


#7

信念加持,这个必须顶


#8

相比笑来之流,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对行业洞察之深,对人性观察之透。。。。


#9

大佬辛苦啦!支持支持!


#10

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片文章。。。赞


#11

最要感谢的是老查丰富的经验文化与学识,才能带给韭菜们那么多信仰哲学和看法!!

Love Charles!


#12

你就不能用微信里的头像?用美女头像拉关注?哈哈


#13

其实微信是假的 这才是真的😍


#14

很看好!希望能够及时看到更多进展!


#15

太感谢了,熊市真的多学习。今天刚听完访谈内容,继续补最近的 AMA 去了~


#16

这个要收藏 :whale:


#17

这其间有超级多的创新,是其它项目三十年也搞不出的,而 CARDANO 仅仅用了几年。在以后,这只会更快,这就像是一个社会发动机模型!


#19

需要翻墙,:sweat_smile::sweat_smile::sweat_smile::sweat_smile:


#22

要科学上网,准备点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