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韭菜必读 - 老查的惊喜ama又来了 (上)


#1

老查昨天开启了Youtube进行了Ask Me Anything,长达两个小时。内容非常丰富,讨论了最近与V神的争执,对加密货币未来的展望,对网路罢凌的看法,以及卡尔达诺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等资讯。

由于内容颇长,小弟撷取一些韭菜们比较有兴趣的问题,并尽量以原意来翻译。希望大家能从文字中感受到老查对卡尔达诺的热情,以及他对加密货币的哲学思想和未来发展的方向。

如有任何错误,欢迎留言。
如需转载,请徵求译者同意。

译者:Mihori @ 2018


问:可不可以说一下最近与V神在推特上的争吵?

老查: 好的,首先并没有推特上的争吵,但发生的是我们有个关于乌洛波洛斯(Ouroboros)的论坛帖,V神回了几个有关乌洛波洛斯(Ouroboros)的质疑,我回答了,V神又回答了。然后我发觉Reddit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媒介,所以我和我们乌洛波洛斯(Ouroboros)背后的科学家讨论了一下,是不是可以写一个正式学术性的反驳。所以基本上我们坐了下来,试着尽可能寻找所有有关Casper的信息,这一点非常困难,因为Casper有太多种文献,Vlad的Casper版本,V神的Casper版本,有两到三种不同的白皮书,还有一些FAQ问与答。我们试着尽最大的努力来了解Casper,我们也试着做出公平的比较,但Casper撰写的方式对于学术性的比较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尽力了,我们也贴了份正式的反驳,但V神的反应却是说这很可悲,称我们为骗子,说这只是个Hit Piece (为了转移与论而搬弄是非的文章)。

我想他可能不习惯被挑战,他也可能不习惯这种学术性的反驳,这倒也说的通,因为他大学第一个学期就辍学了,他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过程。但这种反驳其实是一种很标准的同行评审的过程,也就是提交个论文,然后让一些同行的人看一下。所以我们可能会继续写更多一些,也许不会,看看我们接下来的感觉如何,但我觉得我们说的东西是很合理的,我对我们的协议也感到很骄傲。而V神写的一些评论其实有一点奇怪,说我们侵犯了FLP 不可能原理 (FLP Impossibility Theorem),我不太确定我们如何侵犯了,但他却这样说了。还有其他的一些是,但都无所谓了,我们对我们的策略还蛮开心的。

所有乌洛波洛斯(Ouroboros)的论文都已经被各大会议所接受,有着全世界的人,从日本,中国,欧洲到美国,参与并审阅着,而我们也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馈,比如可以添加确定性(Finality),你知道我们已经有了概率的概念在其中。我们对协议也感到很开心,虽然有着巨大无比的工作量来验证协议证明。我们用两种方式来证明乌洛波洛斯(Ouroboros)的核心主张,两种论文都已经发布也通过同行评审了。我们还利用Isabelle得到了许多证明的形式化验证,也谢谢Collen在剑桥的工作。所以我们已经有了差不多三年的研究工作,我们也从全世界的人身上得到反馈,我们很高兴。V神有提出了一个停战的讯息,说我们可以直接与他Email来谈谈Casper,但这一点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已经公开地开发乌洛波洛斯(Ouroboros)协议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他从来没来找过我们。我们在加密金融会议看到他,我们在上海的比特币冬季学校看到他,还有其他地方,尽管我们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但他从来没关心过或来问我们的科学家任何有关乌洛波洛斯(Ouroboros)的问题,或着是否有可能团队合作的机会。而现在当我们有了公开的反驳,我们就忽然应该通过Email讨论就行了,反正我们的反驳也只是个Hit Job(为了转移与论而搬弄是非的文章)。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就继续这样小打小闹吧。我们有很多乌洛波洛斯(Ouroboros)好东西即将来临,下载区块链的加速,我们将会加快交易的速度,更佳的正确性(Finality),之后还会增加分片(Sharding),我们对协议的未来非常兴奋,背后的科学性真的很美。我们开始进行一些细微调整,让协议更好。在形式化规格上我们也非常的兴奋,我们可以撰写规格,证明一些有趣的属性,我们形式化方式的团队对此已经开始流口水了。所以总体上,一切都很好,科学也很好,我也期待在加密和CCS和未来各大会议中看到大家。感谢支持!

问:是什么东西让卡尔达诺不能成为加密货币中的第一名?

老查: 在现实中,所有的加密货币都需要三项东西,流通性(Liquidity),实用性(Utility)和社群性(Community),这也是加密货币中三种不同的决定因素。所以流通性指的是在什么交易所可以交易,谁在交易,有多少作市商(market maker),有没有机构资金,而这些将衍生更多的人们,更多的媒体曝光,建立品牌名声,让这加密货币进入到一种集体意识。而社群性指的是你可以利用这些动能和集体意识作些什么,谁来了解或明白这些,这些人会来说点什么,会如何来宣传它等等。而实用性指的是当人们有了这加密货币后,到底能用它做些什么。

所以加密的一开始,我们都只是个支付系统,而在经过以太坊之后,我们变成了智能合约系统,而现在有着这些人们觉得是智能合约革命导致的次世代应用程序。所以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加密货币,你必须拥有上述的这三项。所以我们也正在努力改善我们的流通性,我们也很努力的改善我们的社群性,我们的希望是让卡尔达诺基金会在年底到整个明年之间,做出几个重量级的投资,真正地来营销和培养社群管理方面,做出或培养意见领袖计画,和专门负责的地区性社群管理层,比如中国,南韩和日本等等。因为我们好像在这些地方看起来没有那么多的动能,而我也真的很希望基金会可以在这些地方扩大投资。

而至于实用性,我们的策略就是扩张我们的代码,更新我们的代码,加入更多的功能。所以智能合约肯定要来,IELE测网已推出,KEVM测网也已推出。普路托斯语言正在快速的进化,我们也超级兴奋的。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智能合约产品经理,我们也已经对嵌合资产进行内测,我们也对这个概念非常兴奋,人们将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ICO,发行自己的代币。我们已经跟许多人讨论过,我们将会很快地汇集所有技术到某一点,让我们可以在功能上匹敌或超越目前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们。这有点只是第一步,因为市场上对手们的功能性也没那么好,使用者经验也没那么好,速度没那么好,大家都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所以很多的改善需要作。我们必须超越,我们有很多的策略,我们尝试着以最快的速度推出。这其实蛮困难的,我们有160个人每天起床思考着事项的优先性,需要作什么,需要和谁谈话,我们也与许多的外部人员共同合作,来加速事情的进度。举例来说,很多人一直问我们的Linux钱包何时推出,事实上我们今天就可以推出了,但问题是Linux档案系统工作的方式与我们卡尔达诺现在储存档案的方式,会出现非常差劲的使用者经验,所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先将130万的文件储存,压缩到4万左右,而我们也已经将它策略在1.4版本中。所以这些需要时间,也需要努力,我们也正在移动我们的屁股到那边。不幸的是,整个环境对局外者看起来会有点慢。但1.3版本推出后,事情将会变得更好,人们喜欢内存使用率的降低,人们喜欢网速性能有着3-5倍的增快,我们会持续看到软件不停的改善,改善,改善,我们会持续下去。而某天当你起床,你会有着截然不同的使用经验,而整个产品也跟一开始的样子完全不同。所以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流通性(Liquidity),实用性(Utility)和社群性(Community),还有运气(Luck),是你必须要有的。我们会继续努力,有一天我们会完成的。

问:你认为卡尔达诺ADA会出现怎么样的实际落地应用?

老查: 你知道这其实是全部加密货币都在百思不解的$64,000美金问题(美国某古老猜谜电视节目的最终奖金数字),究竟什么时候我们才会到那里?你知道这有点像当互联网刚开始出现,有一堆留着大胡子的书呆子,像我一样,可能没那么瘦,然后他们大喊着互联网会改变全世界,使世界变得更好,然后我们都在问,什么时候会发生?然后他们会指着28.8kbit数据机,看着萤幕上显示着静态的网页,以非常慢的速度载入JPEG图案,然后说:我已经看到了,就在这里发生!你知道,他们那时还使用着命令式接口的游览器。有一天当你起床,你有了脸书,有了Youtube,而互联网已经变成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所以让加密货币得到采用的关键是,找寻一种方式,让现有的的经验模式可以通过加密货币来增加价值。而区块链是一种很好的系统可以让人们传送价值,尤其针对那些在传送价值上遭遇极大困难的人们。比如说,我们对非洲思考了很多,我本身即将前往南非,参与会议并待上一段时间,希望能遇见总统。在那里我们谈了很多的农业科技,因为这占据它们经济很大的比例。而在埃塞俄比亚,150万人种植着咖啡,但他们很多人无法拿到贷款,拿到保险,无法得到金融产品,而他们很多的商业互动还存在纸上或口上,所以后果就是无法很好地被记录下来。所以如果要让我们了解如何帮他们实现可持续性的农业行为是非常困难的,也非常难让我们了解供应链的样子等等。

所以当你在寻找实际落地应用时,这会是你可以混和新与旧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当你可以把过程稍微改变一下的时候。举例来说,在埃塞俄比亚,他们的农夫用手机简讯来查看价格,他们会传送简讯查看清洗中心的价格,而你就可以用他们已经习惯的经验,然后加上那么一点点,你就有了数位身分,可以为供应链输入资料,顺便提一下,你可以将这些所有与卡尔达诺平台融合,然后你可以利用卡尔达诺来为他们提供贷款资金,创造一种新型的金融产品,可能关于砍树,也就是砍了树让树重长反而会有两到三倍更多的咖啡产量。世界上可能已经有着100多种的例子你可以找到,有一个老旧的过程,而你利用区块链应用在它身上,当你辨认了所有人的身分,有一个安装好的支付系统,然后你就可以忽然间与数百万的新顾客互动了,你也可以做到第一次的全球化,让他们能够得到一个更好的市场,更公平的市场,也让政府与企业自己来决定他们将如何激励某种行为,像是可持续性农业行为等等。

所以我觉得这将是我们的方向,而不是某天起床后,美金就不见了,然后被比特币代替了。而比较像是一个重复的过程,让已经存在的人们被数位化,全球化和线上化。在接下来10-20年,让这巨大的海啸,推动数以万计的人们,进入到一个他们将拥有更多能力的生态系统中,而这些能力不是依靠着一个强壮的第三方或中间人,只是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就能得到贷款或保险等等。

这也是IOHK的目标,也是卡尔达诺的愿景,来成为一个金融堆栈,而这也是我的希望。我们不是唯一的玩家,恒星(Stellar)也在尝试,瑞波(Ripple)也在尝试,以太坊社群也有人很关心这议题,Elizabeth Rosiello 已经在肯亚待了好几年,她也做出了杰出的工作。我们也真的很谦卑的看到在空间的许多人,是真正的关心这个问题,真正努力地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很高兴可以与他们合作或从竞争中学习。

问:IOHK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卡尔达诺项目吗?

老查: 有的,我们非常的聪明来使用我们得到的比特币,我们很好地出售,我们卡尔达诺的资金完全够用到2020项目完成。

问:为什么卡尔达诺的开发缓慢?

老查: 因为好事多磨阿~

问:对于比特币的砸盘有什么看法?

老查: 你知道我很少对市场有任何评论,但我真的很想要说一下。你知道当我一开始进入比特币的时候,它差不多是$1,从差不多$30掉到$1左右,然后到了$4,到了$256,然后又掉到了$80,到了$1,200,然后又掉到$250,然后到了$20,000。如果你看看任何一个投资,在一个合理的时间内,3年或5年,你可以从$200到$6,000,你会大声呐喊说:我成功啦!太美好啦!但不幸的是在加密中人们喜欢用非常短的时间来看事情,你就会觉得,从$20,000掉到$6,000,我们肯定要归零了,狂欢结束了,加密要死了,所有的热情与梦想都挂了,所有的公司机构法人都没了,所有的资金都没了,基本面也没有了,政府将会严打,法律也将会出现集体诉讼。

是吗??那当比特币从$30掉到$1的时候又如何,那时候也很痛的。所以现实是,市场是市场,如果我可以预测,我就去当交易员了,而不是作技术工程,所以我试着不去接触它。但我知道的是,你必须要很有智慧的来看这些东西,你究竟拥有基本面或没有。如果你不相信基本面,你根本不该来加密,如果你相信加密的基本面,你就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困难来评估价格的资产,也严重地受到市场操纵的影响,在非常少的买家与卖家的市场上交易,而多数时候也是不受监管的。而有时有大量的资金涌入,有很多带有灰暗色彩的资金,你知道这也是当市场还太年轻会发生的事。

所以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长线,那短期的起伏其实很正常,然后当你把线拉长,你会发现事情其实挺顺利的。如果你来只是为了短期,那你得是非常聪明的,也得要有一定的运气,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退场。所以你必须要有一套很完整的技能,因为你不看基本面,你不看整个产业会往哪里走,会为社会带来什么影响,你只是观看市场结构来下注。当你在赌博时,有时你会赢得头彩,但有时你会输到脱裤子。你赌轮盘赌黑,结果出来红。所以这其实关乎的是你本身的期待值,我觉得这实在有点有趣,当看到一个资产可以从$250冲到$6,000,然后人们还在抱怨天要塌了,我们要挂了。

最后一点要补充的是,我们其实还没看到真正机构资金的进入,当这件事要发生之前,我们必须要先解决储存保管风险问题,保险问题,评分机构问题,还需要有监管条例。这些都即将要到来的,你要知道目前有庞大的投资机构正在尝试着进入,从Swisscom到Coinbase,高盛也正在参与。当这些一旦发生时,机构就可以重新平衡他们的投资组合,你知道黑石集团有着上万亿的的资金,把加密货币加进投资组合,让它的客户可以购买加密,最后投个几十亿美金对他们来说只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这些都只是华尔街人平凡无奇的一天,这世界上自2008年以来出现了太多的钱,都在天空四处飘阿飘阿,寻找它们的家,你也只能买那么多的黄金,那么多的土地,所以最后你开创了一个新的资产类别,让这些钱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我相信的是,当这一切发生时,会对加密市场带来极大的正面效应,虽然不知道要多久,但肯定不是20年后,很大的概率就在这几年内,或甚至这几个月内,谁知道,这很难说,也取决于很多的因素。但我和IOHK将会在这产业待上很久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是为了长期来的。

所以我觉得目前对市场感到恐慌的人,可能没什么交易过,也没什么投资过,对我们的立场不是那么感激。你必须要是一个看基本面的投资者,如果你是个纯技术面的人,那你可能还是要输到脱裤子。

问:你认为目前公链的加密货币是否最终会极合成为一个稳健的货币,最后才有机会来取代法币?

老查: 你知道我不认为法币会被替代,我觉得的是法币会变得相对的不那么有关连了。手机并没有杀掉电信公司,它只是改变了电信公司的商业模式。我们可能失去了投币电话和一些家用电话,但商业模式依然在那。所以创新是不会杀死央行的,而我们会看到的是更多的竞争,从来没出现过的竞争。所以你会有”私钱”与”公钱”一起站在同样的基础上,我的意思是,未来你会有一个通用性钱包,可能5到10年后,也可能20年后。而在那个钱包中你会有着你所有的资产,你的房地产,你的飞行里程数,你的黄金,你的白银,所有你拥有不同种类的东西。而当你前往星巴克想要买一杯咖啡的时候,你可以拿出钱包,用你任何想要用的代币来支付,所以你可能用比特币,用ADA,随便。然后你按下按键,商家就收到了,然后商家可以用任何他们想收钱的方式收钱,他们可以收美金,收欧元,这完全是商家自己的决定。整个过程将是公开的,是去中心化的,因为我们将会有去中心化的市场和作市商。所以你开始换个角度思考,你的财富将会以这通用性钱包的角度来看,用一种组合的角度来看。你不会再说:喔,我的身价值一千万”美金”。与其用美金货币的方式来计算,你会用一种分散组合来计算,而这组合才是你所有的财富。你还可能会出现一种可以抵抗通膨的测量计䙇方式,尤其是当你处在一个恶性高通膨的国家。

所以这些是我认为事情最终发展的方向,加密货币的目标并不是来取代法币,而是将一群人的特定的哲学,他们同意的共识与相信的信念,打包封装起来。我以前曾在Ron Paul的自由运动里头演讲过,在Ron Paul的组织里面很多人相信黄金,他们搜藏各式各样的黄金,他们还发行了自己的金币。我记得当时他们最喜欢作的事就是在他们的聚会中,拿出几枚金币,然后跟你说:这才是真正的钱!这就是他们的信念。所以你可以跟他们说,如果你相信,你可以活在一个100%只有黄金的经济里,把你所有的财富都换成黄金,然后用纯黄金来进行商业交易,就像用美金一样,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在天堂。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前进的方向,而政府也没有太多的办法来阻止这种事的发生,换句话说,这也代表着人民对货币政策失去信心。经济将不会崩盘,经济会继续运转,出现的会是人们把自己的财富转换成不同的资产,而市场依旧运行,因为不会出现由于恶性通膨造成的财富蒸发。

我在其中看到居大无比的价值,我也认为加密货币应该成为法币的辅助品,由一种组合的角度来看。如果看成是法币替代品的话,这将会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背后有着很多的地区政治性因素存在。但也不全然是无法想象的,因为还是有一些国家是无法操纵自己的货币政策,比如说希腊从拥有自己的货币到加入欧元,最后政府也无法自己来印钞票付养老退休金了。所以我们说不定也能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某些国家或许会认同利用加密货币来取代法币。

问:谁会是你的继承者?

老查: 在卡尔达诺中,我们作了一件蛮聪明的事,就是我们建立了一个联合制度的生态系统,我们有Emurgo,我们有基金会,我们有IOHK。而就算在IOHK当中,也是有着许多的联合制度。我并不拥有整家公司,我有个联合创创始人,我们有着平等的权力。我们有首席颗学官,有工程总监,许多的决策都是经由讨论来决定,而不是专制。在某些事情上,我依然要跳进去,用非常坚定和自信的口气说服大家,这是我想做的事,我才能让大家同意。但在大多时候,决策都是通过某种程度的去中心化过程来制定的。虽然我目前好像是卡尔达诺项目的一个重要的象征,而某些人也很喜欢我,但如果我忽然消失了,卡尔达诺依然会继续开发继续走下去,我们会完成这个项目合约的,我们也很自信最后交到市场上的产品会是很优秀的。光看看乌洛波洛斯(Ouroboros),我们有着越来越多更先进的版本,而这些都是由一些非常独立的人所开发,他们有着长久的学术职业生涯,比遇到我的时间还要长。

所以,这种联合制度,或许算是一种继承者,但我希望最终的继承者,会是社群的本身。我们非常需要尽快的完成卡尔达诺改善提议过程 (Cardano Improvement Proposal Process),我们也非常努力的在思考还需要作些什么。而到了2019,这件事将有着极高的优先性,我们需要让钱包的生态系统更分散化,普罗米休斯(Prometheus)会是个很好的方向,但我也很想看到Javascript钱包,看到Elixir钱包。当这些都发生时,很自然地就产生了去中心化。

而与以太坊经典社群一同工作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们已经证明了如何去做。虽然他们以比较小的规模在做,有点像比特币一样。我们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我们也会将这些应用到卡尔达诺身上。长远的目标绝对是尽可能的去中心化,让我不需要牵扯那么多,反正如果我再继续依照目前这种出差频率的飞法,我随时会忽然倒下然后挂掉,生态系统最终还是要找一个替代品。但没关系,每个人都需要知道在何时退出,这也是中本聪给我们最好的一堂课,也就是你举办一场派对,你邀情了大家,你鼓励大家彼此交流,然后忽然间你就消失了。我希望的也是,卡尔达诺的十年也会一样,我们推出一些重要的想法,完成一些重要的研究,邀情一些伟大的生态圈加入我们。你知道我们和Haskell社群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和学术圈也培养了良好的关系,我们也找来了一些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来认真思考卡尔达诺项目。而在整个2019年,我们也会与他们让他们积极介入,让他们对这项目做出一些开源的贡献,这也会很自然的将所有不同的意见实质化,然后我们能做的是,培养这些不同的意见,让它们成长,让它们进步,最后取得一种妥协,来建立一个可持续性的自治系统。达到了这一点,卡尔达诺才会真正的走到比特币最终想走到的那一步。而当没有出现卡尔达诺经典或着卡尔达诺现金这种东西时,我们就知道我们作对了。我希望这些永远不会出现,如果真出现,至少会有个很好的理由。

所以公司的制度还挺好的,生态系统已经是联合制,很多设计的决策都是由一组人而不是一个人决定,所以我们对于失去任何一个人,还是有着蛮好的抵抗性的,这也是我在加密空间中学到一个很重要的教训。

问:请问卡尔达诺开发烧钱的速度?

老查: 大约一百万美金一个月。

问:请问卡尔达诺如何控制ADA在社群中的分散程度,防止ADA不会让一小撮有钱人拿住?(烧毁ADA?)

老查: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我如何能控制?而这问题也很接近某一派人常常在问的有关烧毁ADA的问题,好像这世界上有一大堆的ADA,藏在某个地方,没有人控制着,没被分发,然后有人开始一些奇妙的问卷,问我们何时可以烧毁它们?或着让我们公平的分配它们。大伙儿,目前流通的百分之一百的ADA都是在每一个合法拥有者的手上,人的手上,他们都有着脉搏和心跳。有某些属于IOHK控制,有某些属于基金会控制,Emurgo也有一些,而剩下的,完全是属于社群的每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拥有着。

如果你看看最一开始的分配,其实是相当的平等的,每个人的平均购买差不多在$5,000 - $6,000,有一些大规模的买家。但在大多数情况下,ADA还是ADA,大家都还在不停的购买它,而所谓的大鲸鱼,他们赚到巨大的利润后,他们还是卖了。他们投资的早,ADA涨了,他们也卖了,如果你够有钱和聪明,你也会卖,当你卖的时候,你会分批卖,而不是一次性清仓,你的每批卖出也代表着从一个很大的拥有者,转移变成好几个小的拥有者。这也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资产分散化。如果你看看微软,比尔盖兹曾经拥有公司的64%股份,但现在他只拥有公司小于不到5%的股份。这是一个非常分散股份的公司,全世界超过百万的人拥有着。

在加密空间也是一样,随着时间,加密货币也会慢慢地趋向分散。但这绝对不是我的工作,忽然有一天起床,来问大家,我们要如何追求ADA的平等性?你永远无法达到平等性!就是有些人已经很有钱了,他们活着也存在着。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就算这些有钱人存在,这个系统还能不能很好的使用?当你有着一个差劲的系统时,这一小群有钱人可以往系统上添加他们的意愿,让这系统以非常差劲的方式运行,这也是我们目前美国拥有的财政制度。一小群人有着无比的权力来控制整个系统,掌管着银行如何运行,监管如何执行,借贷如何运行,华尔街如何工作等等。他们垄断了整个系统,以致于无论宏观经济如何,无论繁荣还是衰退,这些人都赚得到钱。而剩下的人就过的一般般了,不怎么被加薪,我们应该有差不多30年没有重要的调薪了,而生活变得越来越难,无论医疗保险制度或着物价因为通膨变得越来越贵。最后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可能没什么改变,或着更没钱,这就是一个差劲的系统。

所以关键的是,你不该问金钱的分配方式,你应该问的是,这系统会不会通过一小群人的合作来被控制住。如果你看看比特币,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只有少于10组的人控制着整个网路,以算力来说。所有整个安全性保证和共识都是被一小群人控制着,这是非常差的结果。你知道我们同时与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两方的核心开发人员聊过,因为我们正在建立侧链,比特币的核心开发人员基本上忽略了我们的人,我们开发的侧链结构模式完全被比特币忽略,我们无法影响或参与或甚至与他们沟通。我们必须很偷偷摸摸的投资蒲公英项目,隐藏IOHK的相关性,才能让蒲公英项目从后门悄悄进入。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完全无法与他们接触,而比特币现金的人你至少还可以跟他们聊天对话一下。这是种非常中心化的开发,非常的排外性,你不在俱乐部里,你就不能进去了。我们有着一些世界上顶尖的科学家与工程师,第一个用形式化规格开发了UTxO钱包,比特币大大可以使用它,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我们用了Haskell实现,但连一个讨论的机会都不给。

所以你知道,这不是关于资金的分配,而是控制。如果你把系统作对了,你是可以容许亿万富翁存在的。你知道在某些地方,它们有着很多的亿万富翁,但相对有着更少的流浪汉,如果有人需要教育,他们可以得到,有人需要工作,他们可以得到。所以如果你做对了,你允许人们创新,享受劳动辛勤的果实,而这些就不会是从榨干其他人的身上所得到。如果你做错了,你让一小群特定人士来垄断,那在最高层的那些人就会一直赢下去,相比其他人。所以这会是我专注的地方,而不是烧毁ADA,重新分配ADA,我也没有合法的手段来做到,所以别再问了。


(待续…)